第九百九十五章 走错路的周方正 - 寒门崛起

第九百九十五章 走错路的周方正

“其实也能理解,毕竟朱平安他身在裕王府,在其位则谋其政,职责在身,提意见的时候夹带些私货也再正常不过了。而且,在方正看来,朱平安所提的这第二点建议也确实是在为椒山着想。虽然也和第一点建议一样,谨慎的有些因噎废食、自废武功,但是方正还是建议椒山兄不妨多考虑一二。按照朱平安的这两点建议,椒山兄即便弹劾失败,也可以保住有用之身。只要人在,即便这次弹劾失败了,将来我们也还可以继续与严老贼做斗争。” 周方正分析了一遍朱平安的私心后,又设身处地的为朱平安解释了一下,接着言辞诚恳的建议杨继盛采纳朱平安的建议。 “文达兄,你不用再劝了,我杨继盛并非惜命之人,严嵩老贼一日不除,天下百姓就多被戕害一天,我一人之命与天下苍生亿兆百姓之命相比,孰轻孰重,一目了然。严嵩老贼权势滔天,关系盘根错节,又蛊惑了圣心,势难扫除。此次弹劾严老贼重在出其不意,必须要全力而为,一击致命,若是畏首畏尾、因噎废食,不能用尽全力,则势难功成。此奏失败了,就会打草惊蛇,让严老贼有了防备,日后若要再奏,几无成功之可能,到时候我杨继盛即便是保有这条命又有何用呢?!”杨继盛闻言坚定的摇了摇头,拒绝了周方正的建议,对于奏疏还是坚持不改。 “哎,椒山兄啊,你怎么就不听劝呢。”周方正叹了一口气。 “文达兄,昨晚你也多次说过,若说这世上不怕严贼的人,舍裕王和景王其谁。盛此奏上达天听之后,若是圣上听了盛的建议,召二王问话,那裕王和景王必能直言严贼的罪行。裕王和景王一句,胜过我等千万句。圣上听了裕王和景王的直言,必能明察严嵩老贼的罪行,那天下的老百姓就有好日子了。”杨继盛缓缓地说道,一脸的憧憬。 “我”周方正语结,嘴巴张了张,没有说出话来。 接着,杨继盛和周方正就奏疏又探讨了起来。 大约又过了十多分钟吧,周方正就起身向杨继盛请辞了,“椒山兄,方正忽然记起,今天衙里还有一件紧急公文要处理。” “公事要紧。文达兄已经陪继盛废寝忘食的研究了一晚又一早上了,盛感激不尽,不敢误了文达兄公务。”杨继盛听周方正说有紧急公务,便没有再挽留,一脸感激的起身相送。 “椒山兄不用送了,若非今日公务事关山东河道百姓,方正今日愿与椒山兄再字斟句酌一遍。”周方正有些可惜的说道。 “多谢文达兄拳拳相助之意,事关河道百姓,还是公务要紧,况且文达兄昨夜已经陪我字斟句酌研究数遍了,此奏已定矣。”杨继盛拱手道谢。 在大门口临别前,周方正又再次劝说杨继绳多多考虑下朱平安的两点建议,希望杨继盛三思而行。 杨继盛笑而不语。 周方正摇头叹息了一口气,“椒山兄啊,天下的好事都让你给做了啊。” “文达兄言重了,此不过乃盛分内之事罢了。”杨继盛笑着摇了摇头,目送周方正离去。 周方正苦笑着离开,消失在胡同尽头。 周方正是科道官员,衙门在东城区,出了胡同右拐上了大道后应该往东走,可是周方正却像是迷路了一样,出胡同拐上大道后向西走了。 南辕北辙啊。 往东才是东城区,才能到科道衙门,往西方向就错了啊,那是西城区。 可是周方正却在往西的路上一去不回头,而且越走越快,最后都小跑起来了,仿佛身后有狗在追似的,腰间的玉佩也在这番跑动下叮儿咣当乱响,嘈嘈杂杂,不堪入耳。 古人佩玉是很有讲究的,《礼记??玉藻》第一句就言“古之君子必佩玉,右征角,左宫羽。趋以《采齐》,行以《肆夏》,周还中规,折还中矩,进则揖之,退则扬之,然后玉锵鸣也。”说古代君子一定要佩戴玉佩,走路来要不疾不徐,让左右的玉佩发出合乎音律的节奏。 周方正素来都是如此,儒服佩玉,走的不疾不徐,人们都道他有古之君子之风,可是今日却很失常,跑的跟被狗追一样,大失君子风度。 周方正这是怎么了? 公务这么紧急? 可是方向都错了啊。 不过,可能是太急了吧,急的方向都搞错了。 周方正就这么往西一路小跑,头都不带回的,跑了百十米后,周方正就跑不动了,扶着路边的树大口喘息了起来。 此时正好一顶空轿从路边走过,周方正识得轿子标志,正是京城租赁轿子的刘记轿行,忙招手唤住,“停下,这顶轿子爷我雇了。” “好嘞,爷您去哪儿?”轿夫见有生意上门,立马停下,压下轿子掀开轿帘,请周方正坐进去。 “送爷去严府,跑起来,越快越好,到的快乐,爷重重有赏。”周方正坐进轿子后,忙不迭的吩咐道。 严府? 等等。 周方正刚刚不是跟杨继盛说要去科道衙门处理紧急公务的吗,不是说事关山东河道百姓的吗?怎么要去严府了?! “爷,哪个严府啊?”轿夫问道。 “哪个严府,你说京城还有哪个能称严府?!当然是去严相爷府上了。”周方正瞪了轿夫一眼,放下了轿帘。 一听主顾是去严府的,两个轿夫当时便不敢说话了,严府在京城可是仅次于皇宫的存在,这主顾是去严府的,哪里是他们这小小的轿夫可以得罪得的。 两个轿夫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抬着轿子一路飞奔,即跑的快,又照顾主顾感受跑的稳,没有比这一趟感觉更累的了,跑到严府后,两个轿夫感觉这一天的精力都被透支了。 到了严府门前后,周方正付了轿钱便下了轿子,至于上轿前说好的赏钱,大约是忘了吧。 轿夫当然也没敢提。 下了轿子,周方正便径直小跑到严府门前,对严府门前的管事人说道,“这位大人,我有急事求见严阁老和严大人,还请行个方便。” 严府门前管事上下扫了周方正一眼,见他手里没有扇子,也没有看见重礼,不由龇牙冷笑了起来,吩咐人将周方正赶走,“呵呵,你有急事求见相爷?告诉你吧,这里的那个人不是说有急事求见相爷,那我都让进的话,那我们严府早就人满为患了。来人,快快,把这人赶下去。笑话,阿猫阿狗的也想求见相爷,呵呵。” 管事说完,便有几个下人过来往下赶周方正。 “你们不识的我吗,我上个月才来过。”周方正被推搡时,不由急得喊道。 “来拜见过我家老爷的人多了,你算老几,要我等记住你。”管事等人扫了周方正一眼,嗤笑道。 “你们,我确有急事求见相爷,而且此事与阁老性命攸关,若是耽搁了,只怕大人您担当不起。”周方正急的脖子都梗起来了。 “呵,您还真是大言不惭,我家老爷是谁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能有性命攸关,让你来救吗?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管事等人闻言,差点没笑弯腰,对周方正更是讥讽不已。 https: 。着笔中文网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