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杨继盛造访 - 寒门崛起

第九百五十七章 杨继盛造访

午后,朱平安送张四维、王世贞离开朱记,两人还要各自去衙门上班。 离开前,两人兀自对朱记的“佛跳墙”赞不绝口,对朱平安敝帚自珍的行为予以鄙视,一直到朱平安表示给他们朱记永久免单待遇后,两人才道了一声“孺子可教也”,满意的离开。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在漫天云霞中,朱平安与刘牧、刘大刀一起纵马返回了临淮侯府。 在朱平安下马走进临淮侯府的时候,距离临淮侯府数里距离的张居正府上也迎来了一位客人。 来人国字脸,三十余岁,衣着朴素,朴素到张居正的门房见了来人后,都想将人打发出去。 “烦请持我拜帖,见你家大人。” 国字脸朴素男子在门房做出赶人动作时,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拜帖交给了门房,请他持着拜帖去见张居正。 “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张居正的门房接过拜帖,扫了国字脸朴素男子一眼,并没有动身。 “我与你家大人乃是同年。” 朴素国字脸男子微微笑了笑,“呵呵,放心,我不是来贵府打秋风的。” 同年?! 那就是跟我家老爷同一年中的进士了,那也就是说是个当官的?!门房狐疑的上下打量朴素男子,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是个当官的呢。 “那你等着。” 门房狐疑归狐疑,但是听到国字脸男子自称是张居正同年后,还是持着拜帖去找张居正去了。他心想,万一真是老爷同年呢,我可不能误了老爷的事,但如果证实是你唬我的,哼哼,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门房持着拜帖去找张居正的时候,张居正正在书房下棋,与他对弈的是他的第三房小妾小柳氏。 “爷,咱可说好了,这次你要让我车马炮哦。” 小柳氏语带小奶音,冲着张居正媚意十足的眨了眨如水大眼睛,娇嗔道。 小柳氏年方十六,正是嫩的出水的年纪,人长的白嫩漂亮,又活泼可爱,还有一个和张居正类似的习惯,特别爱用香薰,甚得张居正宠爱。 “呵呵,爷这次不仅让你车马炮,还让你先走三步,省的某人再说爷欺负你。”张居正呵呵笑了起来,手持折扇托起小柳氏的下巴,打趣道。 “爷豪气冲宵,婢自愧妾不如。”小柳氏故作娇柔,脸上媚意四溢,娇滴滴道。 “呵呵。” 张居正爽朗一笑,收回折扇,手腕一抖,折扇唰的一下子展开,动作潇洒,姿势超帅。 棋盘对面的小柳氏适时的送上迷妹的眼神,让张居正更觉人生快意,年华大好。 “爷,这把要是婢妾侥幸赢了爷,爷给婢妾什么彩头啊?”小柳氏撒娇道。 “给爷说说,你想要什么。”张居正轻轻打着扇子,一脸笑意的问道。 “爷昨儿早晨给姐姐画眉,画成之后,姐姐眉如新月,婢妾着实羡慕了一整天呢。我不管,若是婢妾这局侥幸赢了爷,爷明儿早上也要给婢妾画眉才行。”小柳氏鼓着香腮,扭动身体,做出一副吃醋的模样。 小柳氏扭动身体时,故意大幅度晃动上身,胸前晃动如波似涛,霎时吸引人的眼球。 小柳氏如此娇憨、吃醋、媚意模样,甚是令张居正食指大动,心中痒痒,想着这一局棋下完,先不急着吃饭,先把小柳氏吃了再说 “准了。只要你赢了爷,爷就给你画眉。可是,如果你输了呢?”张居正眯着眼睛看着小柳氏,笑着问道。 “如果婢妾输了,婢妾婢妾” 小柳氏故作娇憨的想了许久,伸出小手捂住小脸,羞的不行不行的声音从她手指缝间溢了出来,“婢妾就由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 “呵呵呵,好。”张居正展扇一笑,看着娇羞的小柳氏,他的眼神愈发火热。 “爷,婢妾可就先走了哦。” 小柳氏瞧见张居正要吃人的模样,心中自得不已,一撩头发,翘着兰花指捏起了棋子。 “我吃了爷的马,再吃了爷的士咯咯咯,婢妾又跑了” 小柳氏可以先走三步,第一步先动炮,直接吃了张居正仅有的一个马,接着又隔着象吃了张居正的士,然后把炮撤到自己一方,得意的乐不可支、花枝乱颤了起来。 “呵呵,该我走了。” 丢失了一个马一个士,张居正浑不在意,面不改色,胸有成竹,微笑着看着小柳氏。 咚咚 张居正捏起棋子,正要放下,就听到传来一阵敲门声。 “老爷。” 伴随着敲门声,还传来一声请示的声音。 张居正一听声音就听出是门房刘四,刘四是张居正的同乡,也是张居正管家游七的堂兄弟。 “进来,有什么事?” 张居正放下棋子,看向门口。如果是别人的话,这个时候打扰自己雅兴,张居正肯定会发脾气的,但是刘四,看在乡党和游七的面上,张居正还是忍住了。 “老爷,门外有一个自称是老爷同年的男子求见老爷,这是他的拜帖。” 刘四得到准许后走了进来,双手捧着拜帖向张居正回禀道,余光瞥见了张居正对面衣衫单薄的小柳氏,忙将脑袋低垂的更厉害了,目不斜视,只看自己的脚尖。 小柳氏见刘四鹌鹑似的模样,不由捂唇咯咯娇笑不已。 在小柳氏咯咯娇笑声中,刘四脑袋低垂的更厉害了,都快成对折状态了。 张居正接过拜帖后,先是转头看了小柳氏一眼,小柳氏吐了吐粉舌,伸出双手捂着小嘴,不再作声了。 “狄道村夫杨继盛!” 看到小柳氏老实了,张居正转过头,看向手里的拜帖,然后马上从座上站起身来。 “快,快请进来。” 张居正起身后,便对刘四吩咐道,吩咐完,张居正又改主意了,“算了,还是我亲自去。” 刘四见张居正如此重视来人,不由后怕不已,幸亏自己没有坚持把来人赶出去。 “这局算我输了,你先回后院。”临出门前,张居正扭头对小柳氏说道,然后转身大步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