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凶什么凶 - 寒门崛起

第九百五十四章 凶什么凶

休沐结束后,朱平安如往常一样早起用过早膳,在刘大刀的陪同下去裕王府上班。 高博泰被东厂拘捕的消息,朱平安是早上得知的。 东厂百户滴血剑专门遣了一个小旗前来临淮侯府,将高博泰被捕的消息告知了朱平安。昨晚,高博泰就是被滴血剑带着东厂缇骑拘捕的。 朱平安进了裕王府,还没暖热椅子,裕王就一脸小兴奋的走了进来。 “呵呵,子厚,你昨日弹劾高博泰弹劾的好,替孤出了心中一口恶气。”进屋后,裕王一脸兴奋的对朱平安说道。 裕王所谓的恶气,指的是为了取得被严世蕃卡住的岁赐,被迫向严世蕃先后两次送礼的事。 裕王是皇子,天家的骄傲自出生以来就融在骨子里和血液中,更何况他还是一位血气方刚、年轻气盛的少年,对给严世蕃送礼这事,心里面一直耿耿于怀,郁结了一股子恶气。 当裕王得知朱平安弹劾了严世蕃小妾的侄子高博泰,尤其是高博泰昨晚还被连夜下狱后,裕王心中出了好大一口恶气,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许多。 朱平安起身给裕王倒了一杯茶,然后大体讲了一下弹劾高博泰的情况,之后又有些歉意对裕王说,高博泰是严世蕃小妾的侄子,自己弹劾高博泰的行为,估计肯定会令严世蕃不快,自己身为裕王府侍讲学士,担心裕王会因此被自己连累到。 “呵呵,子厚你多虑了。高师与孤分析了,严世蕃是不会迁怒到孤身上的。孤送他两次礼,给足了他面子了。”裕王笑着摇了摇头,让朱平安不必多虑。 “哦,对了。昨日休沐,孤还让子厚跑了一趟严府,又害子厚大醉了一场,好好一个休沐都泡了汤。孤于心不忍,今明两日也无事,孤做主,给子厚补假两天。子厚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就可以回府休息了。” 裕王今日的心情确实很好,在屋里拉着朱平安聊了好久,最后大手一挥,给朱平安补了两天假。 “呵呵,那平安就多谢殿下了。”朱平安自然笑纳了裕王特批的假。 送走裕王后,朱平安把手上的事处理了一下,其实朱平安手上也并没有什么要紧事。朱平安来到裕王府不过一个多月,除了充任裕王府小内阁成员,并没有具体分工,手上就没有几件事。 很快,朱平安就处理完手上的事,接着出门与高拱、陈以勤、殷士儋等人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裕王府,开始了自己迟来的休沐生活。 出了裕王府后,朱平安去了朱记。 现在都九点多了,早饭点都过了,朱记的生意还火爆的很,距离很远朱平安就看到朱记前排队的人群了。 相对于朱记的生意火爆,朱记对面的美味居糕点铺生意就惨淡的很了。 门可罗雀。 冷冷清清,没有一个生意上门,美味居的主仆羡慕嫉妒恨的看着对面的火爆生意,直咬牙。 “咦,那人好面熟啊想起来了,公主,看,那边走过来的是不是对面的掌柜朱平安呀?”因为生意冷清,百无聊赖的在门口数蚂蚁的小宫女喜儿,忽地瞅见了从远处走来的朱平安,一眼就认了出来。 “是他又怎样?你不好好招揽生意,倒关心起姓朱的来了,哼,这么关心他,那本公主把你送给那个姓朱的好了。”宁安公主闻言,冷哼了一声,鼓着腮帮子瞪了喜儿一眼。 “没有,没有的公主,奴婢不敢了”小宫女喜儿吓的跟兔子似的,连连认错。 “那还不好好干活。”宁安公主哼了一声。 “糕点,好吃的糕点”小宫女喜儿立马跟打了鸡血似的,招揽起生意来了。 在小宫女喜儿吆喝招揽生意的时候,朱平安也刚好走来,听到小宫女喜儿的吆喝。 糕点。 嗯,不如买点糕点给刘牧他们尝尝吧,朱平安想着便走进了美味居。朱平安知道这家糕点比较贵,不过味道确实很好,经常吃是吃不起的,不过偶尔买一点打打牙祭还是可以承受的。 “公子,你要买糕原来是朱掌柜啊。” 小宫女喜儿见有人进来,小脸兴奋的红扑扑的,可是抬头发现是朱平安后,小宫女的欢迎声就断了,因为她心里清楚,公主对朱平安可是很不喜欢的。 “嗯,这样,还有这样,每样给我包一斤。” 朱平安走进美味居后,伸手指了指两样糕点,让喜儿给自己各包一斤。 真的要买糕点啊?! 喜儿闻言,小脸蛋又兴奋了,这可是今天,不,是这一个月来第一个顾客呢。 公主再不喜欢朱平安,也不能把生意往外推啊。 “好嘞,朱掌柜你稍等一下哈。” 小宫女喜儿想到这,心里就有谱了,乐不颠儿的点了点头,说着就要给朱平安装糕点。 不过,小宫女喜儿才装了两块糕点,就见一只葱白玉手从旁边伸了过来,将自己刚装好的糕点,哗啦一下子给倒了出来。 谁啊? 小宫女喜儿鼓着腮帮子顺着葱白玉手看去,然后瞬间就从气蛤蟆变成了怂兔子。 宁安公主瞪眼喜儿一眼,然后如同一只高傲的白天鹅一样,睥睨了朱平安一眼,伸出一只葱白玉手指了指门外,很不客气的对朱平安说道:“你走,本店不欢迎你。” 朱平安一脸无语。 怪不得生意这么差,就这种待客态度,不差才怪呢。 “哼,才不用你假惺惺的可怜人!我铺子里的糕点卖不出去,就是喂猪喂狗,也不卖给你吃。” 宁安公主见朱平安没动身,整个人就跟受了天大的刺激一样,一下子就炸毛了,整个人就跟见到了血海深仇的大仇人一样,一双大眼睛狠狠的挖了朱平安一眼,小脸爆炸似的通红,露出小虎牙,冲着朱平安就是一阵嗷嗷叫。 在宁安公主看来,朱平安哪里是来买糕点,根本就是故意来讽刺她的。 这让她骄傲而脆弱的自尊心受不了了。 “你有病吧。”朱平安一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宁安公主。 “你才有病!好啊,朱平安,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这样对本公主说话。信不信本公主诛你九族!”宁安公主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奶狗一样,凶的一比。 “你又没胸,凶什么凶。” 还公主,诛我九族?这是脑残吧,朱平安扫了宁安公主一眼,扯了扯嘴角,淡淡的回了一句。 混蛋!放肆!你这个狗奴才往哪看呢,竟然还敢说我没胸?!! 我没胸? 你眼瞎了吗?! 我胸大的能闷死你个王八蛋! 宁安公主双手护胸,气的小脸通红,胸膛剧烈起伏,在心里已经将朱平安捅了个稀巴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