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 由早膳引发的危机 - 寒门崛起

第九百一十六章 由早膳引发的危机

一日无二晨,时间不重临,转眼间,朱平安入职裕王府已经一个多月了。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朱平安成功的在裕王府站稳了脚跟,不仅跟同僚关系相处的颇为融洽,而且逐步赢得了裕王的信任,在裕王心目中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并逐步进入了裕王府的决策中枢。 裕王府的决策中枢并不是一个特定机构,成员都是裕王钦点的,决策前裕王会征询他们的意见,最后由裕王拍板决定,跟内阁有点像,可以称之为裕王小内阁。 之前小内阁成员为高拱、陈以勤、殷士儋,以及一位名叫高世定老儒。 当然,现在还有新加入的朱平啊。 不过,高世定年级大了,身体也不好,半年前就挂职回四川成都老家养病去了。朱平安进入裕王府以来,还没有见过他,最近听消息说高世定有辞官养老的打算,看来,朱平安是没机会见到高世定了。 目前,裕王府实质决策中枢也就是高拱、陈以勤、殷士儋和朱平安四人。 不要小看这个小内阁,别看现在只是裕王府的小内阁,等到裕王登基后,这就变成大明朝内阁了。 高拱、陈以勤、殷士儋他们在裕王登基后,全都进入内阁,成为阁老了。 可以这么说,进入小内阁,就等于日后进入内阁了。 这一日早晨,朱平安如往常一样,用过早膳后,在刘大刀的陪同下早早的来到了裕王府。 来到裕王府后,朱平安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不管是王府的属官还是仆从侍女,都一副阴云压顶似的模样。 “张大人,这是怎么了?” 朱平安拦住了一位张姓官员,好奇的问道。 “哦,是朱大人啊,您吃了吗?”张大人停住脚步,抬起头意有所指的问道。 “吃了,在家吃的,这有什么关系吗?”朱平安更疑惑了。 “吃了好啊。”张大人有些羡慕的说道。 呃,一个早膳而已,至于嘛摆出这么一副羡慕的表情吗?朱平安更是一头雾水了。 “我的小朱大人呐。”张大人见朱平安一脸懵逼,不由的靠近朱平安耳朵轻声说道,“您是不知道,咱府上往常都是供应早膳的,虽然只是清粥小菜馒头鸡蛋,可是今儿个公厨竟然都没开张,我找相熟的橱役问了下,原来是咱王府公账上连买最基本食材的预算都没有了。” 裕王府这是穷的揭不开锅了?! 朱平安怔住了。 早就知道裕王日子不好过,没想到竟然这么不好过,连锅都揭不开了! 好在王府各位属官的俸禄由中央政府统一发放,否则裕王的日子更难,早就爆发欠薪危机,王府都难以正常运转了。 不过,现在裕王好像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不要小看这个早膳。 民以食为生,官员也不例外。 秦汉时期就已经有官家公厨了,不过那个时候只是朝廷对优秀大臣的特殊优待,并没有普及。到了唐朝的时候,唐太宗立下了“可定天下,方勤于治”的宏愿,为了实现这一宏愿,唐太宗经常延长朝会时间,这样就导致了很多大臣饿着肚子上朝办公,影响办公效率不说,还会留下苛责臣子的名声。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唐太宗就令朝廷给大臣们提供早膳。没想到,大臣对此反响特别热烈,盛赞不已,工作效率也大大提高。于是,唐太宗就将这个臣公的经验推广到了全国各地,下令全国各地郡县凡是有官署的地方,都要设立公厨,为属官供应早膳。在唐高宗的时候,宰相们还以“政事堂供馔珍羹”为主题召开会议,讨论早膳供应标准。 公厨早膳发展到现在,其不仅是解决官员饱腹问题,背后代表的意义也是很重的。 对于王府而言,王府早膳供应与否,以及其丰富程度,早膳标准等等,代表了王爷对下属官员的信任与重视程度。早膳丰富,证明王府重视信任体恤下属,下属官员干劲也高;否则,或者像今天这样,若是早膳都不供应了,一天两天三天还好,若是长久以往,人心也就慢慢的散了。 “看来以后,得在家吃过早膳再来喽,哎,又要早起至少两刻钟喽。” 张大人摇头叹了口气,有些艳羡的望了一眼裕王府隔壁景王府的方向,听说景王府的早膳丰富的很,顿顿都是山珍海味,还不带重样的。 “哎,小朱大人,先不说了,我要去外面找点吃填饱肚子。”抱怨完后,张大人拱手与朱平安作别。 “好的,张大人慢走。”朱平安拱手还礼,目送张大人向着裕王府外走去。 一路向办公室而去,朱平安又遇到了数位官员,寒暄之中,几人都提到了早膳断供问题,虽然达不到抱怨的程度,但看得出也是有意见的。 是啊,裕王府相比于隔壁的景王府,福利本来就不多,清淡的早膳算是裕王府为数不多的福利,结果现在连早膳都断供了,也不怪大家有意见。 从仆从侍女的神色可以看出,他们的早膳估计也是断供或者削减严重。 简单供应一顿早膳,应该花不了多少银子。如果裕王但凡有一点办法,想必也是不会断供的。 如此看来,裕王府的财政危机已经是千钧一发、迫在眉睫了啊,朱平安一路观察,得出了这个结论。 不用想,朱平安也知道裕王如今困境的症结在哪里岁赐,裕王已经整整有三年没领到岁赐了。 由于一系列的原因,严嵩、严世蕃父子看不上裕王,跟裕王不对付,尤其是严世蕃更甚,严世蕃指使户部克扣裕王岁赐,不给裕王发岁赐等亲王福利。裕王屡次让王府承奉去户部催要,但年年催,户部年年有借口,年年没下文,裕王府年年领不到岁赐。 裕王没有副业,唯一跟宁安公主合开了一个糕点店,还是月月亏损,除了岁赐之外没有别的进项,王府的一应花销全都是靠着朝廷惯例岁赐过活。 天知道,三年没领到岁赐的裕王,靠着以前的积攒、母妃杜康妃的贴补、王妃的贴补,能撑到今天是有多么的不容易,一个铜板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 不过,即便如此,裕王如今也撑不下去了,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