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 挽尊 - 寒门崛起

第八百五十章 挽尊

“呵呵,精彩,精彩……取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五丈原明灯四十九盏,一心只为酬三愿;平西蜀,定南蛮,东和北拒,中军帐变卦土木金爻,水面偏能用火攻。杨博士上联出的精彩,子厚下联对的妙不可言,当为一段佳话。” 刘老大人笑着抚掌,对朱平安的对联赞不绝口,一边敲着桌子一边诵读了一遍对联,在称赞朱平安的时候,将杨国梁也一起称赞了一番。 在刘老大人的这一番挽尊下,杨国梁才觉尴尬稍减,脸也不是那么烫了。 “哪里,哪里,平安愧不敢当,主要是杨博士上联出的好,我是狗尾续貂了。”朱平安笑眯眯的摇了摇头,谦虚的回道。 尼玛! 一旁,脸上才退了烧的杨国梁,再次觉的满脸火辣辣的,恨不得马上离开。 “呵呵,子厚该你出上联了。”刘老大人笑眯眯的看着朱平安提醒道。 “哦,多谢刘老提醒,平安差点忘了。” 朱平安微笑着拱手向刘老大人道谢,闭目沉思了两秒后笑眯眯的说道,“杨博士珠玉在前,那我就木椟其后,也出一个武侯诸葛的上联吧。” 也出一个诸葛亮的上联? 好胆! 杨国梁闻言一怔,脸色又红又黑又冷,羞恼之余,哼了一声,冷笑了起来。 朱平安啊朱平安,我的上联可是读《三国志;蜀书》有感,又呕心沥血想了十多天才想出来的,你不过闭着眼睛沉思了一个呼吸,竟然就敢口出狂言,也出一个武侯诸葛的对联?!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你一个呼吸时间来的对联,能和我十多天呕心沥血的对联相比吗?! 还真是上天要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既然你不怕丢脸,我又干嘛拦你呢。 呵呵 我倒要看看你的上联 杨国梁羞恼的脸色如冰河解冻一样,荡起了一圈圈涟漪,笑容沿着眼角荡漾在了整张脸上。 “我的上联是:明月照纱窗,个个孔明诸葛亮。还请诸位大人赐教。” 朱平安起身向杨国梁等人遥遥拱了拱手,微微勾了勾唇角,缓缓的说出了上联。 “呵呵,就这啊?!” 杨国梁听了朱平安的上联后,不由摇头一笑。 看你刚刚那么自信,还以为你的对联有多厉害呢,原来就这么短,这么简单啊。 呵呵,我的对联总结了诸葛亮的一生,你的对联呢,还明月照纱窗,怎么不照照你的脑子啊,一句上联,一半的废话,前半句跟武侯诸葛亮有什么关系吗?! 这么简单的对联也敢拿出来显眼?! 脑子是个好东西,朱平安你该补补了 刚刚你想都没想就对出了我的上联,现在,我也秒对你的上联,哼 杨国梁轻蔑一笑,正了正衣服,直起了身子,准备妙对朱平安的对联,一雪前耻。 “明月照纱窗,个个孔明诸葛亮那我对我对” 杨国梁轻蔑的笑着,重复了一边朱平安的上联,准备脱口而出下联。 不过 一秒 两秒 三秒的时间都过去了,杨国梁也没能将下联脱口而出,嘴巴干巴巴的张着,发不出一点声音。 同时,他脸上轻蔑加轻松的笑容,也开始慢慢的枯萎,迅速凋残了。 不。 怎么会这样?! 杨国梁的呼吸加重,脸色变的越来越凝重了起来,皱纹缓缓的爬上了他的眉头、眼角和额头。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 杨国梁也没能将下联脱口而出。 不止如此,别说脱口而出了,对于下联,他便是连一点头绪也没有呢。 杨国梁对面的马华亭,身子都站起来半个,也是准备妙对朱平安的对联。 不过。 站到一半时,马华亭突然睁大了眼睛,表情讶然。 然后。 又默默的坐了下来,不着痕迹的揉了揉腰,做出一副是我腰酸了,不是要起身回答对联的模样。 整个谢师宴一片安静。 众人都皱眉思索了起来,有人一边思索一边用手指沾了酒水在桌上写写画画,良久眼中亮光一闪,像是有了突破似的,继而又摇摇头,发出一声失望的嗟叹 “明月照纱窗,个个孔明诸葛亮。” 众人都是对联届的行家,刚开始的还以为朱平安这副简短的对联蛮简单的,可是一思索才发现,这对联并不是想他们想的那样简单,反而还挺难对的。 然而,越思索,他们的看法越被颠覆,眉头也锁的越紧。 最后,他们发现,朱平安的这副上联并不是挺难对,而是非常非常非常的难对。 简直是绝对! 明月照纱窗,个个孔明诸葛亮。 朱平安的这副上联里每一个字都不是多余的,一副对联里起码有六个陷阱,难度呈几何级数倍增,忽略哪一个陷阱,都会让你的努力付诸东流。 孔明诸葛亮,这是朱平安上联中最容易看出的第一个陷阱。 前半句的明月,与后半句的孔明,明字既相同,又有因果关系,因为“明月”所以“孔明”,这是第二个陷阱。 朱平安的上联中除了“明月”和“孔明”是因果关系,前半句的“明月照纱窗”和后半句的“孔明葛亮”也是因果关系,因为明月照纱窗,所以孔明葛亮,这是上联前半句和后半句的因果关系。 “葛”不仅是诸葛亮的“葛”,也是葛纱,是古代做窗纱的一种半透明薄布。前半句的“纱窗”,放眼看去,就是由“葛”和“孔”组成,所以在“纱窗”被明月照的时候,“孔”也明,“葛”也亮。 后半句的“明”和“亮”同义,都是明亮之意,“个个”和“诸”也是同义,都是个个的意思。 所以,若要对上朱平安的下联,这六个陷阱,掉到哪一个里面都不行。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道理都懂,但是就是对不出来。 不过,越是难对,众人越是兴趣浓厚。 包括令官刘老大人在内,谢师宴的众人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似乎下一秒对出下联似的。 然而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两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三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不知不觉,夕阳都已经西下了,谢师宴也在一片欢乐祥和的道别声中落下了帷幕。 众人在夕阳余晖中告别,然后头也不回的,迫不及待的往家中而去。 家是温暖的港湾,家是幸福的源泉,家是心灵的家园 家里有一盏灯 有一个屋檐 有一个柔软的床 有一个贤惠的知冷知热妻子 一壶可以解渴的茶水!!!!!!!! 麻蛋! 差点渴死在谢师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