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临别赠诗 - 寒门崛起

第八百零六章 临别赠诗

虽然问题少女对朱平安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能翻白眼的就不正眼看,能冷哼的就不好好说话,但是在自称黄三的少年热情有加的圆场下,糕点铺后院的洽商气氛还算是融洽。 一个脑残的问题少女,跟她计较个什么,朱平安自动忽略了问题少女,跟黄三少年相谈甚欢。 “哦,对了,朱兄是要租赁本店铺对吧。没问题,咱们这就可以签契约了,房租我可以做主,每个月再减一两银子的租金。”寒暄过后,黄三少年如此对朱平安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朱平安客套的推辞了一下。 “不好意思你还站在这?你不好意思,那就走啊,又没人逼你租。”一旁的问题少女冷笑了一声,讥讽朱平安道。 “咳咳......”朱平安被问题少女这席话给呛的咳嗽了起来。 “皇妹!”黄三少年有些无奈的看着问题少女,然后又拱手向朱平安致歉,“咳咳,不好意思朱兄,舍妹就是爱开玩笑,朱兄还请见谅,莫要放在心上。” “皇兄!我才不是开玩笑。干嘛要向他道歉!”问题少女不满的鼓起了腮帮子,然后迁怒到了朱平安身上,一双大眼睛狠狠的瞪了朱平安一眼。 “无妨无妨,小孩子嘛......”朱平安微微勾了勾唇角,扫了问题少女一眼,一副自己是谦谦君子,而对方只是个不懂事小孩子,不跟她一般见识的模样。 朱平安的轻视,深深刺痛了问题少女的心。 从小到大,自己从来都是被人捧着哄着敬着怕着,从没听过一句重话,也从来没有一个人敢用这种轻视的眼神看自己! 可是朱平安这个暴露狂,这个狗奴才,竟然敢轻视看不起自己,还说自己有病,还讽刺自己是小孩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放肆,朱平安!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信不信我让人挖了你的狗眼!”问题少女气鼓鼓的指着朱平安,一张小脸满是愠怒,一双好看的眸子狠狠的瞪着朱平安,仿佛在朱平安受到了奇耻大辱似的。 呃,又来! 朱平安觉的自己脾气够好的了,可是被问题少女三番四次指着鼻子骂,心里面仍然忍不住上来一股怒火。 本来看在你哥的份上,不跟你这一个问题少女一般见识的,可是你还没完没了了。 在现代有一个很经典的话是这么说的: 如果你被疯狗咬了一口, 难道你还要对它回咬一口吗? 是,不咬回。 但如果这狗咬起来没完没了了,一口一口又一口,中间都不带休息的呢?! “你早上是不是没刷牙?” 朱平安扭头看着问题少女,灿然一笑,八颗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什么意思?”问题少女被朱平安那口白牙给晃花眼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愣了一秒后,问题少女才反应过来,朱平安这是讽刺她没礼貌说话口臭呢。 “朱平安,你放肆……” 反应过来后,问题少女都快被气疯了,自己堂堂大明长公主,竟然被人讽刺口臭。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黄三少年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将的稳住了局面,只是问题少女更加不配合了。 “朱平安,你走,这里不欢迎你。”问题少女冷冰冰的瞪着朱平安,伸出小手指着门口的方向。 “皇妹……”黄三少年一脸无奈,伸手放在问题少女肩上。 “皇兄,我不管,这个店铺也有我的一份,我不要租给他。就是租给一条狗,也不会租给他朱平安。”问题少女耍起了性子,说着又一次狠狠的瞪了朱平安一眼。 “皇妹,自从店铺开业以来,每日无不在亏损…….”黄三少年苦口婆心的劝道。 “皇兄,我不租,我肯定能赚到银子的……你就让我开着吧皇兄,求你了……”问题少女拉着黄三少年的袖子撒起了娇,比之她颐指气使的时候,要可爱多了。 “这……”黄三少年一脸无奈的看着问题少女,“你昨日不是也同意租了吗?” “我就是想等他来,再亲口给他说不租给他嘛。”问题少女伸出粉白小手指了指朱平安。 尼玛! 耍我啊! 朱平安对问题少女简直无语了,这小丫头片子,简直是欠揍。原来她一开始就没想租给自己,昨日同意出租就是为了等自己来签契约的时候,当面说不租给自己。 “朱兄,实在抱歉,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黄三少年再三苦劝问题少女无果,只好一脸尴尬的看着朱平安,不知道如何开口解释。 “黄兄不必如此,交易本就存在不确定性。”朱平安并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微微笑了笑。 “皇兄,干嘛给他道歉。”问题少女翻了一个白眼,小声的嘟囔。 黄三少年看了问题少女一眼,问题少女方停了小嘴,不过翻着的白眼却没有落下来的意思。 “朱某还要去找店铺,就不打扰了,告辞了。”朱平安无视了问题少女,拱手与黄三少年作别,转身离去。 “算你还有点眼色,知道自己碍眼……都告辞了还不快走,想吃闭门羹呀。” 问题少女见朱平安告辞,小脸上浮现得意神色,像是一只打了胜仗的小母鸡一样,昂首挺胸的上前两步,追着朱平安的背影,阴阳怪气的拉着长音道。 朱平安出门的身影顿了顿,然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脸微笑的看着问题少女,若谦谦君子,“买卖不成仁义在,相逢即是有缘,姑娘如此天真烂漫,朱某有首诗送给姑娘。” 说着,也不等问题少女拒绝,朱平安便走回院内那张备着签契约的桌前,执起毛笔,龙飞凤舞的写下了一首诗: 《卧春》 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 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 岸似绿,岸似透绿,岸似透黛绿。 文不加点,一蹴而就,整首诗也没用一分钟时间,诗成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谁稀罕你的破诗。” 等到问题少女反应过来的时候,朱平安早已经消失在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