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徐阶的教诲 - 寒门崛起

第五百九十二章 徐阶的教诲

“子厚少年早贵,若苗圃之良干,固然可嘉,然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若流于轻浮,任性而为,恐有经天纬地之才,也难有施展之机。须知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故今日为师赠汝八字,子厚须谨记于心:韬光养晦,谨言慎行。” “奏折之事,子厚无忧,虽有风雨,必不伤根本” 自从朱平安提了“化虎为龙”建言后,徐阶对朱平安多了赞赏,言辞间也多了几分亲近。朱平安心里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今日通过了考验,或许现在还体现不出来多少作用,但是等到徐阶干翻的严嵩,自己肯定会有莫大好处。 当然,人生的路还是要靠自己走,但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有风口为何不乘呢。正如小米创始人雷军说的那样:一头站在风口上的猪,风口站对了,猪也可以飞起来。 自己有熟知历史的的优势,若论找风口,相信这个大明还没有几个比得过自己的。 朱平安在徐阶府上待了一个多小时,大多逗是在聆听徐阶的教诲,直到徐府管事前来告知徐阶说宫里来人催促青词,朱平安的拜访才告一段落。 “好吧,圣上事大,来日方长,子厚日后若是无事,无须拜帖,皆可随时找我,寒舍也好,朝房也好,不必拘礼。”徐阶听完管事的提醒,呵呵一笑,对朱平安和善的说道。 这位小大人竟得到大人如此关照?印象中,张大人也是拜访了数次之后,才有了这种待遇的。这位小大人只不过是正式拜谒了大人一次吧,竟然就得到了这种待遇。 自己可要把这位小大人记下来,能得到大人关照的,可都不是一般人。 旁边的管事在一旁,多看了朱平安两眼,将朱平安的相貌名字熟记于心,过后要跟府上的下人以及门房交代,日后这位小大人再登门,就直接请入府内即可,可不要怠慢了。 “老师”朱平安闻言,做出一番激动的不能自己的样子,欣喜万分的深深躬身向徐阶拜谢,激动的好像不知道怎么用言语表达了一样,半天才道,“学生谨记,学生告退。” 徐阶见状点了点头,笑着宽慰朱平安,将朱平安送到了会客室门口。 “子厚有暇,不妨去拜访下严阁老”徐阶在门口目送朱平安,大有深意的叮嘱了一句。 “学生谨记。”朱平安点头应下。 拜访严嵩? 严嵩,严世蕃,严二小姐,荔娘朱平安想了想,转身苦笑着离开了。 一入夏季,天都变长了,从徐府离开时,太阳也还在西边的天际挂着,只是光线变的柔和了很多,空气中浮躁的温度,也降低了几分。槐树胡同两边的树上,知了还在不知疲倦的叫着,知了,知了 从槐树胡同走出来,朱平安才想起来杀马特黑马还在翰林院马厩拴着,于是又绕到翰林院去牵黑马。此时,翰林院的同仁都已经下班了,只有值班的胥吏,见朱平安前来,俯身拜过,朱平安挥手让他们自顾忙去,牵了杀马特黑马,出了翰林院,翻身上马,一路回转临淮侯府。 在朱平安骑马回临淮侯府的时候,必经之路上,几个鼠头樟脑的人远远跟了一会,在一个酒肆前停住了脚步,交头接耳了片刻,然后进了酒肆,掏了一把碎钱,吆喝着让老板上酒上肉,没有出息的吃喝了起来。 回到临淮侯府的时候,太阳的光辉更柔了,阳光也像是染了颜色一样,越来越呈金黄色。 “姑爷万安。” “姑爷吉祥。” 听雨轩门口的两个小丫头远远看见朱平安回来,双手扶着左膝,低头下腰请安问好。 “嗯,你们好,忙去吧,不用管我。”朱平安向两人点了点头,进了听雨轩。 “呀,土包子姐夫来了” “嘘,小点声,还有不许叫我姐夫土包子” 朱平安走进听雨轩,就听到听雨轩卧室内传来一阵熊孩子和妞妞的声音,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走了进去。 果然,才进去就看到了熊孩子,嘴里还塞着自己从家里带回来的吃食,小嘴油乎乎的,小胖手上还抓着熏兔腿的骨头。 兔腿骨头上没有一点肉丝,明显肉都被熊孩子啃进了嘴里。 见朱平安走进来,熊孩子一边努力的把嘴里的兔子肉使劲咽下去,一边的小胖手还把兔腿骨头往后藏,结果嘴里的肉太多了,虽然努力的咽下去了,但是差点把他自己噎个半死,白眼都翻出来了 桌上还有一罐打开的腌黄瓜明显被熊孩子吃了不少 朱平安见状哭笑不得,这个熊孩子吃这么多,也不怕撑着,腌黄瓜多咸啊,也不知道喝点水。 “好吃吗?过来喝点水。” 朱平安笑着问了一句,走到桌前,动手往茶壶里加了些热水,给熊孩子倒了一杯茶,招呼熊孩子过来喝水。 “嗝我才不要,谁知道你有没有在茶水里下毒。”熊孩子对朱平安进门时的嘲笑眼神,怀恨于心,鼓着腮帮子,胖爪子抱在胸前,脚丫子一下一下的点着地,一副拽拽的欠揍样子。 “茶水里没下毒”朱平安拉长了尾音,然后恶趣味的勾了勾唇角,压低了声音,夸张的喑哑道,“不过兔子肉里倒是下了一瓶‘含笑半步癫’。” “哦,你可能还不知道什么是含笑半步癫,这是江湖上流传的天下第一奇毒,用蜂蜜,川贝,桔梗,加上天山雪莲配制而成,不需冷藏,也没有防腐剂,除了毒性猛烈之外,尤其是配上熏兔肉,味道还很好吃” “但是,吃进肚子后,绝对不能笑或者走半步,否则会血脉逆流、走火入魔,全身爆炸” 朱平安压低声音,比了个爆炸的手势,吐了一个爆破音 “啊!” 熊孩子信以为真的脸色大变,伸出胖爪子摸着喉咙,可着劲呕吐了起来,想把刚刚吃进肚子里的兔子肉吐出来,可是早就吃到肚子里了,干伸着舌头,毛都吐不出来。 “哈哈哈”朱平安见状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这熊孩子傻得真是可爱。 “你哼!”熊孩子这才知道上当了,跟只肥蛤蟆一样气鼓鼓的瞪了朱平安好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