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坦诚相恋 - 寒门崛起

第五百四十二章 坦诚相恋

在李大财主说完,桌上所有的视线都集中了朱平安身上,尤其是李大财主完全是一副你敢说半个不字就一巴掌人道主义消灭了朱平安的架势。 “该。” 朱平安很识相的说了一个该字。 李大财主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油乎乎的爪子用力的按在了朱平安的肩上,拍了两下继续说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如果将来你辜负了我家姝儿,我就让你说到做到。” 咳咳 朱平安被李大财主两爪子拍肩膀拍的直点头。 李大财主的话什么意思,朱平安是知道的,这么杀气重重的威胁,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你小子究竟是哪里好了,怎么就让我家丫头看上了?放着那么多贵公子不理,非要嫁给你小子!若非姝儿坚持,我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李大财主满是酒气的抱怨开来,在他看来朱平安是配不上他的宝贝丫头的,虽然考上了状元,可是农家出身,底子太浅,以后在朝为官会很辛苦,处处受人挚肘,自家宝贝丫头嫁过去会跟着受罪的。 如果不是自家宝贝丫头又哭又闹,砸了花瓶,摔了白玉雕,还威胁自己要绞了头发当姑子,否则自己肯定不会同意的。 李大财主也是喝多了,把这种密事都说了出来:这婚事根本不是李大财主欣赏,而是李姝坚持要。 不过,对此朱平安并不是很意外,在海岛上知道李姝心意的时候,也大体能猜的出来,尤其是李大财主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更能映证之前的猜测。 朱平安这边平静,不过李姝就不平静了。 这种事儿当着大家的面,尤其是朱平安的面,被自己老爹揭了老爹,这让素来傲娇的李姝怎么受得了。 自己以前总说朱平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 自己以前总说朱平安臭蛤蟆、癞蛤蟆,各种清高看不起的! 自己以前可是说婚事是迫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无奈之下才答应的! 自己以前 可是现在呢,自己老爹这么一说,事情完全都变了。 你说人家是癞蛤蟆、臭蛤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还哭着闹着要嫁人家!那岂不是说自己 还有,自己以前在朱平安面前都是不满意婚事但是又迫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不得不嫁的,可是现在朱平安都知道是自己坚持让老爹答应婚事的。 都没有脸了呢! 自己以后还怎么站在朱平安面前! “爹!!” 李姝鼓起粉腮,用力的瞪了李大财主一眼,气鼓鼓的嗔了一声,脸颊泛起一片红晕。 嗔了一声 羞恼的跺了一下小蛮脚,纤纤小手遮着俏脸蛋,推开一旁的丫鬟,纤弱小手掩着俏脸蛋,又羞又恼的跑出门去。 “姝儿?”李大财主愣了,酒都惊醒了三分。 “小姐,小姐”包子小丫鬟等丫头在后面连连喊了起来,一脸的焦急,反应过来就要追上去。 “我去吧。”朱平安动作很快,比包子小丫鬟她们还要快几分,包子小丫鬟才反应过来要追上去的时候,朱平安已经起身追了过去,经过包子小丫鬟她们的时候,说了一句,然后便放加快速度向李姝的身影追了过去。 对于李姝傲娇脾气,朱平安是再了解不过了,这个时候还是人越少越好。 循着李姝的身影,朱平安追出了门去。 “爹,小妹最是好面子不过了。”李家老二看着自家老爹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朱平安追出去的身影,微微勾了勾唇角,“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什么意思?”李家老三一脸茫然。 “自己琢磨去。”李家老二扫了老三一眼,戏谑的摇了摇头。 李家老三摸了摸脑袋,茫然依旧,一点也不明白二哥是什么意思。 “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妹夫这次是彻底落在小妹手里了。” 朱平安的速度很快,很快就追上了李姝,追上的地点是在李姝家的花园,这里郁郁葱葱的花木,除了两人外并没有其他人。 “你来做什么?!”李姝俏脸蛋晕红,羞恼不已,冲着朱平安露出了小虎牙。 “我”朱平安才开口就被李姝打断了。 “你来看我笑话是不是?!”李姝鼓着俏脸蛋,羞恼不已的瞪着朱平安,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噙着水雾,语气清冷羞恼。 “什么呀。”朱平安撇了撇嘴。 “装什么装,想笑就笑吧,你心里面肯定都笑出声来了,笑吧笑吧,就当我以前那么多年喂了一只白眼狼了!” “是,我心里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这只臭蛤蟆,还装着清高,你满意了吧!” “我就是不知羞的喜欢你,满意了吧!想笑就笑吧!” 李姝像一只斗鸡一样,在这绿树红花之间,鼓着粉腮羞恼的瞪着朱平安,扯着嗓子,歇斯底里了起来,发髻上的簪子在李姝激动下都有些歪了。 傲娇刁蛮的大小姐,此刻如此无助。这是朱平安第一次看到李姝如此失态,如此无助。 刹然间,李姝傲娇的俏脸蛋上已经滚下了泪水。 朱平安似乎都能听到那滴眼泪从李姝水汪汪的眸子里滚落撞击在她粉腮上的发出的声响,清晰的看到这滴泪水溅起的迷雾,好似珠落玉盘。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 一滴眼泪,轻易的刺破了朱平安的心脏,刺透到心底最深处。 “好了,没人笑你。” 朱平安走上前去,张开双臂,将李姝揽入了怀里紧紧抱住,让李姝的脸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胸膛,温柔的安慰道。 李姝初被朱平安揽入怀里时,气呼呼的扭着身体挣扎,不过扭了几下后,便老老实实的被朱平安抱着了,脸蛋紧贴朱平安的胸膛,闭上眼睛聆听着他的心跳。 “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 相拥了几秒后,李姝忽地伸出小手用力的捶打了朱平安几下,然后张开小嘴用力的咬了朱平安的胸膛,留下了一个深深的齿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