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进吧 - 寒门崛起

第五百二十章 进吧

猩红薰香燃了五分之一,在袅袅白烟中,朱平安正在聚精会神的挥毫泼墨。 朱平安写的很专注,这也是他的习惯,每一点笔墨,每一根线条的细节都不放过。 朱平安身上的这套婚服和李姝身上的婚服是一套,大红色交领宽袖长袍,衣领和袖口用金线刺绣作了喜纹宽边,腰间一条黑色的镶金腰带,还垂着玉佩和香囊,看起来很是华贵。 这套衣服给相貌普通的朱平安添了几分华贵,而挥毫泼墨的专注又给他添了内涵。 这样一来,倒是内外兼备,谦谦君子了。 守在二进门的几个丫头,看着挥毫泼墨的朱平安,小声的叽叽喳喳了起来。什么姑爷写字好帅啊;什么姑爷好温柔啊,对待笔墨都那么温柔啊;什么姑爷像将军啊,握笔如持枪,一往无前,果断果敢,没有修改一处啊 在丫头的叽叽喳喳声中,朱平安将最后一笔落下,轻轻提笔,往下轻顿,再提笔收回,然后将毛笔重新放回笔架上,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别有一番潇洒。 “好了,有劳几位代为通传。”朱平安放回毛笔后,拱手向着守在门口的几个丫头说道。 “好快啊。” “薰香才燃了一小段呢。” 一个丫头张大了小嘴,她只看到朱平安闭目思索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便挥毫泼墨了,再然后还没等她跟小姐妹说几句话呢,就看到朱平安写完了,不由惊讶的长大了小嘴。 “这就写完了?”有个小丫头一脸惊讶。 “写的这么快,要是写不好也进不了门的。”小丫头好心的提醒朱平安,“时间还早,姑爷可以再想想的,要是送到小姐呢,可就改不了了哦。” “不用了,多谢提醒。”朱平安再次拱了拱手。 “也是哦,姑爷是状元呢。”小丫头点了点头,恍然大悟,然后去围观、收拾朱平安写好的纸张。 “呀,姑爷字写的真好。” 第一眼看到朱平安的笔墨,几个小丫头便亮了眼睛,赞不绝口,虽然她们大部分都不识字,可是大体也能看出字的好坏了,反正她们还没见过比朱平安写的再好的字呢。 在这些丫头中,有两个是识字的,她们趁着收拾朱平安笔墨的机会,趁机把朱平安写的笔墨看了一遍。 “咦?”看到朱平安笔墨第一句话的时候,两个丫头就张大了小嘴。 然后接着往下看 张大的小嘴还没合上呢,小脸就渐渐红了,然后越来越红等看完朱平安的笔墨,两个丫头的脸都红的跟猴屁股似的了。 “怎么了?”见状,边上其他丫头好奇的问道,她们这个时候后悔没有跟着一起读书学字了。 “没,没什么。”两个丫头摇了摇头,有些话是说不出口的,“我们快去送给小姐吧。” 大约过了一分钟左右时间,洞房的门口便被守在门口的贴身丫头敲开了,然后将一张写了字的纸张递了进去。 “小姐,小姐,姑爷这么快就写好了呢。”包子小丫鬟从门内接过门外递来的纸张后,便颠颠儿的来到了娇美少女跟前,献宝一样将纸张递给了娇美少女。 “写的快有什么用。”娇美少女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小嘴,纤纤玉手却是一点也没有迟疑的将纸张接了过来。 取过纸张后,娇美少女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便迫不及待的落在了纸张上,纸张上的笔墨也就毫无保留的出现在了少女的眼中: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娇美少女看到笔墨后,先是微微张大了小嘴,被这篇不同于这个时代诗词歌赋的文体有些惊讶了,随着文墨往下继而俏脸蛋泛起了红晕,心跳咚咚咚,宛如小鹿乱撞。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拽什么拽嘛” 娇美少女看到笔墨第一句后,不由撅起了樱唇娇嗔了一声。什么意思嘛,拽什么拽嘛,你在不在门外,关我什么事!见或不见,不悲不喜那你在门外干脆待一辈子好了! 随着往下看,娇美少女的表情也越发丰富,撇撇小嘴啊,翻翻白眼啊,不过俏脸蛋却是越来越红,心跳也越来越快了。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想得美,哪个念你了!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谁爱你了,自作多情! 来我的怀里,或,让我住进你的心里怎么这么霸道啊,凭什么要么来你怀里,要么让你住人家心里?!真不要脸,哪个要来你怀里,才不要你住我心里呢! 什么情啊,爱啊,这个坏人怎么写的这么直白,可是这坏人怎么写到人家心里去了 这首笔墨,完全出乎了娇美少女的意料。以前她所见过的诗词歌赋,全都是含蓄的,突然来这么一篇奔放还带点霸道总裁味的现代诗,蛮不讲理的直抵思绪、触及心灵。 这么一首笔墨,对她的冲击力可是超乎想象的。 这种感觉有点像现代纯情小姑娘忽然听到老司机张宇那句“你上来,你不上来,我上来了”一样。 在娇美少女看来,这首诗好像是定情似的。 好像是朱平安站在她跟前宣布一样:你见我或者不见,你念我或者不念,你爱我或者不爱,你跟我或者不跟都没什么卵用,从今天开始,我们结婚了,爱,情,就存在了。要么,你来我怀里,要么我去你心里,我们相爱,欢喜。 就这么霸道。 至少,娇美少女是这么感觉的。 或许,每个女生心里都有一个霸道总裁梦,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不管是坚强还是柔弱。 不管怎么说,看到这么一首笔墨,娇美少女心里一直悬着的一块石头是落地了。虽然订了婚约,也成了亲,可是心里却一直是担心的。不过现在好了,臭蛤蟆对婚姻没有反对,还要相爱,欢喜呢。 “小姐,让姑爷进二门吗?”包子小丫鬟问道。 “进吧。”娇美少女撇了撇小嘴,“我哪敢让婆婆不待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