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的 - 寒门崛起

第三百六十二章 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的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孟郊《登科后》 街头巷尾汹涌澎湃的人群,热情都能将空气点燃,宽阔的长安街都被挤得滴水不漏,朱平安策马缓缓踏上长安街,看着这一幕,心里面第一感觉便是这首《登科后》。 真可谓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啊! 随着朱平安策马踏上长安街,在街头巷尾等待了大半天的人们直接高~潮了,人们的目光刚落在朱平安身上便沸腾了起来。 “快看快看,状元郎好年轻啊,比我弟弟还要小呢。” “可不是啊,这状元郎怕是还没有成年吧,这孩子是咋教的啊,吃什么长大的啊,怎么这么厉害。” “天啊,真是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状元郎可真是年少有为啊,这把来值了,不枉我挤了大半天啊。这下回去,可有给老婆子说的了,省的她把我乖孙儿惯的不成样子。” 人们看着状元郎朱平安惊呼声此起彼伏,就像是看到了外星人入侵了地球似的,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尖叫连连。 “你们这就不知道了吧,我七大叔家他八大爷的小外甥在一个大老爷家做差,这大老爷跟礼部的一个大老爷是好友,就刚刚啊,我也是才得到的消息,这状元郎啊今年才十四岁呢,是咱大明立国以来最年轻的状元郎。” 有一个大叔一脸显摆的跟附近尖叫连连的人说了起来,满意的看着周围人全都朝自己看了过来,然后才在众人催促下又爆了一个料: “这状元郎啊,可真是不简单,你们肯定不晓得,这状元郎可是出身于寒门,寒门懂不懂,就是在朝堂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状元郎家是在山脚下种地的农家子弟呢。人家考状元全都靠的是人家自己。” 大叔的这一番爆料,在人群中掀起了一阵更为惊讶的尖叫声。另外,像大叔这样的爆料在长安街各处也都上演着。 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吊丝逆袭高富帅都是普通人最为喜闻乐见的。更不用这个从农家子弟一举逆袭到状元的励志故事了! 人们看向朱平安的目光更为火热,尖叫声更是如山海啸一样。 尤其是一些个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少女,更是粉面含春、杏眼如媚,将身上所携带的手帕啊头花啊什么的,举起纤纤玉手。用力的向朱平安身上丢,一时间就像是下起了手帕香囊雨似的。 红袍红花,金鞍大马,前呼后拥,旗鼓开路的朱平安一下子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即便是榜眼和探花郎都成了背影,更不用说后面那些步行而随的进士们了。 骑在马上的应该是我! 欧阳子士走在后面,看着众人焦点的对象,万千少女丢手帕的朱平安,他那张英俊的脸被嫉恨填满。 京城里的普通人都在街头巷尾挤着观看状元郎。有钱人就不这样,他们早早的就在街两边预订好了包房,安排了下人收拾布置的舒舒服服,悠哉悠哉的坐在窗前观看。 比如街边酒楼二楼便被严府给包了,其实也不能说包,这本来就是严府的产业。 二楼靠窗的一个雅间被收拾了出来,安置了软榻,叠放了锦被,插花瓷瓶琉璃盏等等一应俱全,很是舒适。窗前还垂了一张用璎珞穿成的窗帘,从内往外看的清楚,外面却看不清里面。 严二小姐站在窗前,伸出纤纤玉手挑开窗帘一角。一双明眸放目窗外,波澜不惊,平淡如水。 严二小姐身边跟着几个小丫头,几个小丫头倒是情绪高涨,激动的跟什么似的,凑在窗前伸长了脖颈。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窗外,垫着小脚等着御街夸官路过此处。 “小姐,小姐,姑爷走时特意叮嘱府里的管事将这个房间收拾出来呢,说是从这里看长安街最是清楚不过了呢,现在看果然很清楚呢。” “姑爷说这次状元十拿九稳呢,老爷说等殿试后就让姑爷来提亲的,小姐真有福气” “就是就是,待会姑爷就要领头骑马从这经过” 几个小丫头扒拉着窗户,小嘴里巴拉巴拉的姑爷长姑爷短的说着。 “胡说什么啊,哪个是姑爷了,我又没答应,再敢胡说,仔细你们的皮儿。”严府二小姐将目光从窗前挪开,转过脸来,咬着嘴唇,用力的扫了几个小丫头一眼。 几个小丫头缩了缩脖子,吐了吐舌头,赔了一个笑容。 忽地窗外一阵人声鼎沸,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站在窗前的几个小丫头一下子便如闻到鱼腥儿的猫一样,呼呼的伸长脖子往窗外看。 只见窗外长安街不远处御街夸官的队伍正在走来,没一会便看到了一个穿着大红袍戴着大红花的人,骑着大红马缓缓而来。 “姑爷~姑爷~来了。” “小姐快看姑爷来了~~” 于是乎,小丫头们兴奋的高~潮了。 小丫头们兴奋的声音一波接着一波,然而当穿红袍戴红花骑红马的状元郎走近的时候,小丫头们喳喳呼呼的声音突然间就像老母鸡被人掐住了嗓子一样,戛然而止了。 呀,不对啊,怎么状元郎不是姑爷啊,这人是谁啊!小丫头们看着窗外的状元郎,傻眼了。 然而 当她们喳喳呼呼的声音戛然而止的时候,房间内突然响起了她们小姐的尖叫。 “呀~” 她们波澜不惊,平淡如水的小姐,此刻却突然一声划破天际的尖叫。 在严二小姐尖叫声响起的时候,小丫头们心里面是这样想的,看看,小姐也吃惊了吧,刚才小姐还说不答应不让我们叫姑爷呢,现在小姐就担心起来了,小姐刚才是害羞了呢,现在才是真情流露 小丫头们的八卦之火才燃烧起来,就被严二小姐下一声给熄灭了。 “呀~~原来是你这个登徒子!” 严二小姐尖叫后,便是这么咬牙切齿的一嗓子,将周围小丫头们给叫傻了。 登登徒子 小丫头们目瞪口呆,听傻了,登徒子?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说小姐跟这个状元郎有什么? 别吓我啊小姐?! 小丫头们才升起这个想法,便看到了令她们魂飞魄散的一幕: 自家小姐喊完这一嗓子后,便左看右看,然后咬着牙将她头上戴着一根点翠珐琅金簪取了下来,用力的朝着窗外那个穿红袍骑红马的状元郎丢了过去。 小小姐竟然把她最喜欢的簪子都给了那个人? 小丫头们心里面不由升起一个想法,怪不得小姐在老爷说跟姑爷亲事的时候不同意了,原来是因为这个人?!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啊? 这要是被老爷知道了,还不得扒了我们的皮啊! 小丫头们看着自家小姐丢完金簪又脱了绣花鞋要丢的架势,脸都吓白了。 朱平安正骑着马向四周热情的群众回以笑容呢,忽然看到一根簪子模样的东西从马头前飞过,还以为是像之前那些害羞的少女丢的手帕之类的东西呢,也没当回事。 不过刚走两步,便又看到一只绣花鞋从天而降,吧嗒砸在了马头上。 丢手帕、簪子什么的,我能理解,你丢鞋就有些过分了吧。 不由抬头想看看是谁丢的,谁知道一抬头就让他看到了魂飞魄散的一幕! 临街二楼窗前一个少女正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手里面还攥着一只绣花鞋做势欲丢,旁边几个小丫头撕心裂肺的劝着。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上次在严府赴宴时,不小心撞破的那个出浴的严二小姐! 于是朱平安立马低头,伸出袖子遮住了脸,用力的一夹马腹,加快速度,嘴里面小声的说着,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遮! 登徒子,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的! 严二小姐满腔悲愤,化悲痛为力量,突破小丫头们的阻拦,用力的将绣花鞋狠狠的丢向灰溜溜逃离的朱平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