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强倭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强倭

倭寇,漫山遍野的倭寇,密密麻麻,粗略估算起码得有【零点看书】两三千人之多。 这些倭寇一个个脸色狰狞,秃着一半脑袋,穿着倭服,着兜裆裤,光着腿脚,手持长枪、倭刀,背着弓矢,嚎叫喊杀着,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嗜血凶残,径直向着西城门杀来。 “杀啊。” “嗷嗷嗷……” “杀す!杀す!” 倭寇的喊杀声震耳欲聋,奔袭时卷起滚滚沙尘,如同一条狰狞的恶蟒一样。 “天啊,怎么有这么多倭寇,漫山遍野密密麻麻,这起码得有三五千了吧,这下可怎么办啊?!去年两百多个倭寇就攻破县城了,这次这么多倭寇,怎么可能守得住县城啊,我们干脆跳下去自杀算了,至少还能留个全尸……” “娘啊,咋这么多倭寇,哎呦,这可怎么办啊,守又守不住,逃又逃不了,老天爷啊,求求您给我们留条活路吧。” “吓死我了,你们看那倭寇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跟地狱的恶鬼似的,好可怕啊……” 老百姓看到漫山遍野喊杀着冲来的倭寇,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哭爹喊娘声一片,有少人吓得裤子都尿湿了,腿肚子发软,咕咚一声堆在地上。 县城满是绝望的气息,人们怆地呼天、绝望哭嚎,如末日到来了一样。 不止老百姓如此,城墙上守城的一些衙役和兵丁,此刻也有不少人吓得腿肚子发软,手臂哆嗦不停,手里的刀剑都握不住了,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他们抓抓小偷小摸、看看城门收收通行费还行,可是守城杀倭寇,对他们来说,太勉强了。 “怕什么!是男人就打起精神来!倭寇又不是三头六臂,都是爹生娘养的,有什么可怕的!倭寇在城下,我们在城上;倭寇又不会飞,他们没有爬墙梯、攻城锥,缺乏攻城器械,我们处于优势地位,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我们勇敢坚守,就一定能守住县城!” 在一片绝望、恐惧之中,朱平安站出来了,对众人朗声大喊,如同惊雷一眼,将人们从绝望、恐惧之中唤醒,给人们打了一针镇定剂、强心剂。 “打起精神来,我们身后就是我们家,是我们的父母妻儿,如果我们不能守住城池,那么倭寇就会烧掉我们的家,杀掉我们的父母,蹂躏我们的妻儿!” 朱平安站在城墙上来回奔走,大声疾呼,作战前动员,激起众人的斗志和勇气。 在朱平安的感染下,众衙役和兵丁虽然惶恐不已,但总算是打起了精神。 朱平安看着面上波澜不惊,镇定自若,其实手心里面全是汗。这是朱平安第一次看到倭寇,也是朱平安第一次遭遇倭寇攻城,看着城下密密麻麻袭杀过来的倭寇,朱平安心里面也慌得一批,倭寇有三千多人,而己方只有一百来人,能不慌吗,但是慌解决不了问题,而且自己作为防守核心,更不能慌乱,所以朱平安将恐慌深藏心中,将冷静和自信表露于外。 树林距离县城不远,倭寇喊杀着,很快就冲过来了。 半月头,狰狞的表情,倭刀上未干的血迹……在城墙上看的一清二楚。 城墙上的衙役、兵丁又不由发抖了起来,有位张弓的士兵手一个哆嗦,未等倭寇再近一些,手上的弓箭就射了出去。 羽箭飞向城下的倭寇。 虽然士兵慌了,但是目标还挺准,径直射向城下百米远的一位倭寇,眼瞅着就能建功的时候,却见那位光着脚奔袭的倭寇头头上像是有眼一样,在奔跑中侧头一躲,反手一撩就将兵丁射过来的羽箭抓在了手上。 “啊!” “卧槽!” “怎么可能!” 看到倭寇空手夺箭的这一幕,城墙上不由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衙役、兵丁都吓傻眼了。 这还怎么打。 我用弓箭射你,结果你竟然能空手接箭,这还怎么打?!士气大受打击。 说实话,看到这一幕,朱平安也被吓了一跳。 这他么的倭寇开挂了吧?!虽然距离远了些,弓箭射过去有些后继乏力,但是倭寇竟然能在奔跑途中空手接住羽箭,这也太不科学了吧。 “板载!板载!” 倭寇士气大振,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悍不畏死的向城墙冲了过来。 远不止如此,那个接住了羽箭的倭寇,在接住羽箭后,一边奔跑着,一边拉开他后背的长弓,弯弓搭箭一气呵成,中间连一秒的时间都没用上。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羽箭如流星一般向着城墙上射箭的士兵飞来。 太快了,而且城墙上的兵丁还在倭寇空手接箭的恐惧中没回过神呢,就看着那支羽箭向着他的面门直冲而来,兵丁只来得及张开嘴巴,露出恐惧绝望的表情。 朱平安也来不及反应,没想到倭寇空手接箭后,竟然还能搭弓射箭。 眼瞅着羽箭就要将兵丁的脑袋射爆的时候,只见一只虬筋毕露的手掌伸了过来,在千钧一发之际牢牢的攥住了射来的羽箭,箭羽晃动如一只挣扎的鱼一样,闪着寒光的箭簇距离兵丁的面门仅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兵丁劫后余生,咽了一口唾沫,裤子已经湿了,扭头看向手掌的主人。 刘大刀! 正是刘大刀在千钧一发之际,眼疾手快,伸出手掌攥住了羽箭,救了兵丁一命。 “厉害!” “牛比!” “我们也有猛人!” 城墙上一阵欢呼,激动万分,被倭寇空手接箭打击的士气,再度回来了。 “爷爷给的,容不得你们有爹生没娘养的小矮子拒绝。” 刘大刀接住羽箭后,大骂了一声,反手就将羽箭向着城下甩了出去。 刘大刀耍了一个心眼,他知道那个空手接箭的倭寇厉害,目标选择了他旁边的倭寇。 羽箭如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穿了那个倭寇的喉咙,瞬间血流如注,倒地不起。 “厉害!” “卧槽!牛批啊!” 城墙上众人见状,欢呼声如同雷阵,士气被刘大刀这一手鼓舞的飚起! “大刀,厉害,我给你记首功!”朱平安见状,忍不住向刘大刀伸起了大拇指。 “呵呵……公子这不算啥。”刘大刀摸着脑袋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