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我睡城上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我睡城上

“快快打开城门,你们瞎了吗,没看到县尊大老爷也要出城逃命了吗,还不快快打开城门.....” 人们催促打开城门的声音,如山呼海啸一样,震耳欲聋,直撼城门。 刘大刀在山呼海啸之中,坚如磐石,不为所动,挡在众人跟前,寸步不移。 不过,他身后的衙役却没有如此定力,他们看着背着被子向着城门快步走来的朱平安,听着人们山呼海啸的声音,不由的迟疑了,犹豫了一下,有人上前小声对刘大刀说道,“刘哥,你看,县尊大人都要出城逃难了,要不我们打开城门吧。” “放屁!”刘大刀闻言,扭头瞪着牛一眼的大眼,怒声喝骂,“少他娘的诋毁公子,我家公子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怎会弃城而逃,出城逃难!” “呵!煮烂的鸭子,嘴还挺硬。县尊大人都背着铺盖卷来了,还不承认。识相懂事的,你就快点打开城门吧,怎么着,还等着县尊大人开口让你开城门啊,那让县尊大人多没面子啊,你总得给县尊一个台阶下啊。” “呵呵,对对对,县尊大人不是出城逃难,县尊大人是出城求援好吧?只要你快点打开城门,随便你怎么说都行,你就是说县尊大人背着铺盖卷讨贼都行......” 挤在城门洞前的人们听了刘大刀的话,不由一阵冷笑,对刘大刀冷嘲热讽了起来。 “还不开是吧,看,县尊大人已经过来了。” “快快,快点给县尊大人让个路,让县尊大人去城门。” 人们见刘大刀一根筋,说什么都不开门,不由一阵冷嘲热讽,正好朱平安也走过来了,心思活络的人们一边嚷嚷着,一边指挥着众人给朱平安留出一条直通城门洞到达城门的路,方便朱平安这个知县大老爷到城门前。 “凭什么给他让,他一个知县不守城,都弃城逃命了。” “就是啊,这样的狗官,凭啥给他让路。” 很多人不解,他们觉的朱平安这样弃城而逃的狗官,不配他们让路。 “你傻啊,你还想不想出城了!他是知县,那个傻大个一根筋,没有知县命令不开城门,现在知县来了,你还不快点让开路让他过去给那个傻大个下令打开城门啊。” 心思活络的人不由着急的骂道,唯恐他们耽搁了时间,延误打开城门。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俺让,俺让,这路俺必须得让。” 那些不理解的人们闻言,一下子恍然大悟,积极主动的地让出路来。 原本被堵得水泄不通的城门洞,瞬间就形成了一条可供一人行走的直通城门的小道。 “知县大老爷,请,请。” 人们看着快步走来的朱平安,眼睛都放光,就跟看到了行走的钥匙一样,别提有多热情了。 来了。 来了。 他来了。 在人们期盼、热情的目光中,朱平安背着被子,快步走了过来...... 三米 两米 一米 终于,朱平安在人们期盼的目光中走来了,他走到了人们跟前,还对着人们点了点头。 然后 然后,径直走了过去...... “啊?” “哈?” “呀?” “咦?” 一声声惊讶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声声不息,此起彼伏,持续不断。 此刻,挤在城门洞前逃难的人们,一个个都傻了,目瞪口呆,像是一群木头一样戳在那一动不动,一双双眼睛傻愣愣的看着朱平安...... 看着朱平安在他们面前径直走了过去,不过,不是径直走过他们让出的通往城门的路,而是冲他们点了点头后,就径直从他们面前90度转弯而过,压根没有进城门洞,而是沿着通往城墙的台阶走了上去,一直走到了城墙上。 众目睽睽之中,朱平安走上城墙后,解开系在胸前的被子,一抖,展开铺在了城墙上,将手中的剑放在被子前端当做枕头,若无其事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就......就躺下了,视城外的倭寇为无物,仿佛春游小憩一样。 知县来了! 知县上城墙了! 知县他在城墙上睡了! 城门洞前逃难的人们这一刻心灵受到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一波比一波震撼。 事实正好与他们想象的恰恰相反。 原来知县大老爷他背着被子并不是出城逃难的,而是在城墙打地铺,誓与城墙共存亡的!! 知县大老爷! 人们不由的红了脸,为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羞愧,为他们的懦弱逃避而羞愧。 朱平安在城墙上躺下了,但他的形象在人们心中站起来了,顶天立地! “嗯,就是这了。” 朱平安躺着挪动了几下,找到了舒服的位置,满意的定下来铺盖的位置,然后从铺盖上坐起身来,脚踩着城垛,看向城墙下的人们,微微笑了笑,向众人拱了拱手,朗声说道,“各位靖南县的父老乡亲,从现在起,我就在这儿安家了。倭寇一日不退,我朱平安一日不下城墙,誓与县城共存亡。若我食言下城半步,诸位父老乡亲,人人皆可诛我朱平安。” 朱平安的一席话如雷声炸响在人们头顶,再一次震撼了众人,人们难以置信的仰头望向朱平安。 “大刀,接住,张贴在城墙上。” 朱平安从怀里掏出一卷盖有县令大印的公文,从城墙上抛给城下的刘大刀。 “遵命,公子。” 刘大刀一手接过公文,将其展开张贴在了城墙上。公文的内容就是朱平安立下的誓言,写明食言人人皆可诛之,上面盖有鲜红的知县大印。 知县这是认真的!! 众人看清了公文内容后,震撼更深,这简直就是自杀公文啊,若是知县食言的话,人们是真的可以凭此公文诛杀知县,这叫奉旨杀官,不会犯事的,绝无后顾之忧。 知县这是真正的与县城共存亡!一点后路都不留! 人们仰望着城墙之上席地而坐的知县朱平安,心中的惶恐不知不觉的消去了很多。 这一刻,朱平安就像一根定海神针一样,定住了人们心中巨浪滔天的惶恐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