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七章 寇分台州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九十七章 寇分台州

“咱们这一次的目标是台州府,相比于屡被抢掠的宁波府、杭州府、嘉兴府,台州府被劫掠的次数要少一些,防备也更松一些,好东西也更多一些。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回去告诉儿郎们,这一次肉管够,银子管够,女人管够,都给我放开了抢个痛快,别丢我们饿狼盟的脸!” 船队倭寇大头领江门喝完碗里酒后,用力的将手里的碗摔碎在地上,森然说道。 “江门主你放心,我手下的小狼崽子们,早就憋的难受,饿的嗷嗷叫了,这一次撒出去,毫不夸张的说,他们能把台州府嚼巴嚼巴嚼碎了!” 铁金刚咧着血盆大口森森一笑,露出一嘴森森白牙,就连笑容泛着血腥味。 “吆西,江门主安心。自从上次劫掠过后,这一日,等了太久了。我的儿郎们早就饥渴难耐了,我的倭刀也早就饥渴难耐了我当沐血台州。” 真倭平八郎阴阴的笑了,缓缓的将倭刀抽了出来,视若珍宝的用手绢擦了又擦。 “很好!那我们把台州府分一分,台州府下辖七县,分别为临海县、黄岩县、天台县、仙居县、宁海县、大平县和靖南县。我手下直属儿郎最多,临海、黄岩、天台三县归我;铁金刚,仙居、宁海归你;平八郎,太平和靖南归你。别说我没照顾你们,仙居县易攻难守,就像烟花楼里的窑姐一样,一手就能剥得精光溜溜,随便上不设防;而靖南县前月嗝屁了一任知县,新知县这几天才上任,据说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脚跟都没站稳呢,更别说布防了,这靖南就像一个柔弱的小姑娘一样,等着被蹂躏。” 倭寇大头领江门一手将几案的酒肉全都扫到地上,从怀里掏出一张台州府的手绘地图,展开铺在几案上,伸出手指指指点点,就将台州府各县给瓜分了。 江门是饿狼盟的盟主,原先是福建一个沿海卫所的总旗,因为抢劫商户事发,率领旗下四十多人转兵为盗,抢了卫所兵器库,做了倭寇。目前他麾下直属倭寇有四千六百余人,占了饿狼盟近一半的部众,实力最为强大。 “江门主都如此照顾洒家了,洒家还有什么话说,这一次保定不给咱饿狼盟丢脸。不然,洒家这个硕大的脑袋,也就没必要在脖颈上待着了。” 铁金刚伸手摸了摸光秃秃的脑门,晃了晃脖子,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铁金刚不是其姓名,只是其贼号,铁金刚与徐海类似,他曾经也是僧人,出家于福建龙泉寺,法名“普坛”,不过其入寺三年,便因勾引女香客、出没烟花场所而被驱逐出寺。被驱逐出寺之后,铁金刚便浪迹福建,坑蒙拐骗,无恶不作,后被地方官府通缉捉拿,自投加入了倭寇。因其悍勇凶残,又机警狡诈,一步步的在倭寇中混成了头领,麾下倭寇两千二百余人。后来,为了避免被汪直部众兼并,率众入伙了饿狼盟。 “多谢江门主照顾,我本田平八并无二话。今日此去,吾当率儿郎踏破太平、靖南二县,以血染红家传宝刀,让神州盛传吾本田平八之名!” 真倭平八郎对大头领江门的划分,并无异议,将手里的倭刀缓缓的插入刀鞘,郑重的悬于腰间,正襟跪坐在甲板上,发出了血腥味十足的誓言。 平八郎原名本田平八,是倭国的流浪武士,祖上是关东北条氏册封的武士,也曾经阔气过,不过到他这一辈早就落魄了,除了一把祖传的倭刀,什么都没有。他也先后侍奉过两个家主,不过都被排挤驱逐了,听说一些流浪武士劫掠大明的故事后,携刀踏上了冲向大明的独木舟,如今已经过了八年了,麾下倭寇近三千人,其中真倭一千多,实力属于饿狼盟中第二的存在。他的梦想就是复兴祖上的荣光,并且发扬光大。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这么定了,前面我们就分开,分头劫掠。能有多少收获,就看你们的能耐了。有一点记住了,五日后,我们在台州府城下会和,一同攻破台州府城。哪一个逾期不止,休怪我江门翻脸不认人。” 江门主起身,拔出腰间卫所制式腰刀,一刀钉在了几案上,左右扫视两人。 “谨遵盟主之命!五日后,台州府城下见。如若过期不至,我铁金刚把脑袋摘下来给你当夜壶。”铁金刚起身向江门抱拳,信誓旦旦说道。 “自然。吾名本田平八,不是言而无信之人。吾以祖上之名起誓,必信奉承诺。五日后,我真田平八必至台州府城下!若言而无信,我真田平八当切腹自尽,血洗违信之辱。” 平八郎也站起身来,同样信誓旦旦。 “好!”江门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去各自整饬儿郎,能抢多少银子,能抢多少女人,能拉多少人头,就看你们的能耐了,五日后我们台州府见!” “台州府见!” “台州府见!” 铁金刚、平八郎用力的点了点头,齐声应道。 江门三人布置立誓完毕,铁金刚和平八郎各自返回各自武装船,整饬各自倭寇团。 “杀杀杀,台州府,爷爷们来了!杀杀杀,杀个痛快,抢个痛快,上个痛快。” “杀す,杀す入れる,入れる,もうじきだよ” “嗷嗷嗷” 很快,船队一众倭寇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喊杀、喊抢声一片,杀气腾腾。一个个倭寇迫不及待的望着海岸的方向,舔舐嘴唇,狰狞的笑容在他们脸上血腥的绽放。 接着,船队一众倭寇,在前行了里许后,慢慢的一分为三,分为三个船队向着三个方向分开进发。船只以及倭寇人数最多的一伙倭寇,杀气腾腾向着临海、黄岩、天台三县方向进发;船只、倭寇人数稍少的两支倭寇,一伙向着靖南、太平两县方向而去,一伙向着仙居、宁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