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四章 如此断案,滑天下之大稽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九十四章 如此断案,滑天下之大稽

十二位嫌疑人,依据现有线【m】索证据无法确定谁是罪犯,也无法再往下排除。 为之奈何? 简单,朱平安给出了答案,全部带回衙门。 很快,十二位嫌犯俱被刘牧、刘大刀等衙役带回了衙门,升堂审问连环盗窃案。 “什么,小县尊带回了十二位嫌犯?!有屠户,有邻居,有路过的游商小县尊这是要闹哪样?!哪有这样审案的,这不是开玩笑吗?!” “无凭无据就拘了十二人,这不是瞎胡闹吗!” “小县尊想快速破案想疯了吧?!这样广撒网、乱抓人、瞎审案,如何服众?!他对得起大堂后面的‘明镜高悬’四个字吗?!这样的县尊,一点也不对大明负责,一点也不对老百姓负责,一点也不对律法负责。” “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五个小偷小摸案子,竟然绑了十二位嫌犯?!我靖南县衙自开衙一来,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案子竟然有十二位嫌犯的!而且,十二个嫌犯也就算了,还不分开审,竟然要一起审?!他懂不懂审案啊!” 张县丞等人收到朱平安升堂的通知,听到会有十二位嫌犯同案受审后,一个个吃惊的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觉的异常的荒唐可笑。 “呵呵,当初只是想着给小县尊找点麻烦,省得他不安生,没想到有效果远远大于预期,小县尊贪功冒进,为了快速破案竟然昏了头,胡乱抓人,而且一连抓了十二名嫌犯,还要升大堂审讯。呵呵,小县尊毕竟年轻啊,容易热血上头,殊不知欲速则不达,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这下,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小县尊如何收场。呵呵,到时候,我们再放出风去,帮小县尊好好‘宣传’下,让全县百姓都听听小县尊的‘丰功伟绩’……” 姚主簿在与张县丞一同赶去公堂时,忍不住笑了,低声与张县丞咬耳朵。 “呵呵,大善。” 张县丞一脸笑着,连连点头。 途中,六房胥吏见了两人,纷纷热情的上前行礼,走在两人身后,一同赶往大堂。 明镜高悬,朱平安一身知县官府端坐大堂,张县丞、姚主簿心中幸灾乐祸,面上还是做得到位,与朱平安拱手行礼,坐在下首,书记官、六房胥吏依次行礼,分两排坐于堂下。 这是升大堂,六房三班吏役都要齐集排衙;若是升二堂,只需值堂书吏和经承差役参加就可以了,其他无关胥吏可以不用参与,相当于现代法院的简易程序。 “升堂!击鼓,带嫌犯上堂。” 朱平安见人都齐了,微微点了点头,拍响了惊堂木。 衙役用力的擂响升堂鼓,在鼓响的同时将一十二位嫌犯带上了大堂。 “威武!” 两排衙役齐整的站在大堂两侧,用力的敲着水火棍,嘴中大喊威武。 堂上明镜高悬,堂下树“回避”和“肃静”牌仪,县官一身官服,一脸严肃,六房三班吏役齐集排衙,两排衙役如狼似虎,鼓声、水火棍敲地声、威武声响彻耳畔…… 嫌犯都是市井百姓,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个个紧张的跪在地上拜见。 “三个月前,大张村张二牛家被偷牛一头,张大全家被偷猪一头,李大头家被偷羊两只;苗庄村张二孬家被偷驴一头,刘老实家被偷鸡五只。汝等谁是窃贼,速速承认,本官还可以从轻发落;若是不然,从严处理。” 朱平安在大堂上,拍了一下惊堂木,温和的对堂下十二位嫌犯说道。 咦,知县大老爷还挺温和。 堂下宛若在森严的地狱里的一十二位嫌犯,紧张、忐忑的心情蓦然放松了一些,纷纷开口喊冤。 “知县大老爷,小的冤枉啊,小的是村里本分的屠户,跟盗窃案无关啊。知县大老爷可以去打听打听,十里八村的都知道,小的卖肉都是实斤实两,从没有缺斤少两过,更别说偷盗了,知县大老爷明察啊。” “知县大老爷,冤枉啊。我只是张二牛家邻居,可不是什么偷牛贼,小的冤枉啊……” “知县大老爷明察啊,小的只是个游街卖小东西的,小的冤枉啊……” …… 堂下十二位嫌犯纷纷喊冤,没有一个承认的,你一言我一语,弄的大堂像是菜市场似的。 张县丞和姚主簿相视一眼,嘴角噙着浓浓的嘲笑。在他们看来,朱平安这种审案方式简直就是笑话,你以为这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啊,如果这样就能审讯破案的话,他们愿意把头扭下来给朱平安当夜壶。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本官给你们时间再想一想……张典吏把王天伤人案卷宗与本官取来,无需整理……” 朱平安目视堂下一众嫌犯,缓缓说道,然后不再理会他们,转头对刑房典吏张大年吩咐道。 “是。县尊大人。” 张大年本想以卷宗杂乱未整理为由搪塞,但是朱平安的一句“无需整理”将他的拒绝理由提前给堵住了,朱平安手上又有卷宗登记册,张大年也不敢再以卷宗由前任知县保管丢失为托词,只好张了张嘴巴应了下来。 很快,张大年取来王天伤人案的卷宗,朱平安在大堂上认真的翻阅起来。 朱平安顿时沉浸在王天伤人案中,似乎已经忘了堂下的十二位嫌犯,不再理会他们。 一众嫌犯就这么一直在堂下跪着,面面相觑。 姚主簿和张县丞相视一眼,嘲笑布满脸庞,他们已经无力吐槽朱平安了。让嫌犯承认,嫌犯不承认就给他们时间想想,自己在一边研究其他案件?!朱平安这种审讯破案方式,简直就是傻吊白痴!滑天下之大稽! 县尊读书读傻了吧?!整个人活在书中!!你让嫌犯承认,他们就承认啊?! 六房胥吏也都对朱平安这种审案方式无语了。 朱平安如此审讯,一众嫌犯毫无压力,跪在地上,心情是越来越放松。 半个时辰过去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 …… 终于,朱平安研究完王天伤人案了,一脸疲惫的揉了揉额头,也终于想起堂下跪着的一众嫌犯了,一边揉着额头,一边对堂下众嫌犯疲惫的说道,“算了,你们暂且回去。” 哈?! 张县丞和姚主簿闻言,嘴角都快抽搐了,嘲笑的表情忍都忍不住。 一众胥吏也都无力吐槽了。 “多谢知县大老爷。” 堂下十二位嫌犯心情彻底放松了,一个个纷纷起来,向朱平安道谢,准备回家。 就在众嫌犯起身向朱平安道谢的时候,大堂之上的朱平安忽地勃然大怒,伸手猛的一拍惊堂木,对众嫌犯大喝一声,“小偷也胆敢起来走啊!” “啊!” 十二位嫌犯中一人闻言,条件反射的颤抖着双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