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一章 茶楼非议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九十一章 茶楼非议

“七碗斋”茶楼是靖南县最有名的茶馆,位于县城的中心地段,占地约两百平米,上下两层,同时能容纳百余人聚会品茶,装修格调雅俗共赏。 “七碗斋”茶楼之名,取自茶中亚圣唐代诗人卢仝的《七碗茶歌》。卢仝在《七碗茶歌》中言:“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卢仝写尽了茶之美妙,店家以此作为茶楼店名,不仅体贴,而且非常有逼格。 不止店名取得秒,茶楼的东家也很懂经营之道,不仅茶叶、食材精挑细选,而且经常会请说书的、唱曲、唱戏的来茶楼免费表演,供茶客们欣赏消遣,因此茶楼的生意非常火爆,茶馆每日都汇聚了靖南县的三教九流,人多嘴杂消息碰撞,靖南县一多半的时政新闻和八卦消息都是在这里酝酿并流传开来的。 比如今日,七碗斋就请了说书先生来说了一段三国,茶楼座无虚席。说书先生讲的是凤雏庞统试守耒阳县令的故事,讲完之后,说书先生就去后台喝茶小休去了。说了大半天的三国,说书先生的嗓子干的快冒烟了,必须得喝小半壶茶润润嗓子,好好的休息一会才能继续说书。 说书先生下去休息,茶楼内茶客们热闹起来了。 说书先生讲的是庞统试守耒阳县令的故事,巧了,现在靖南县最火最关注的话题也恰好是新任知县。经说书先生下去后,茶客们很自然的就聊起了新任知县朱平安。 “这人跟人不能比啊,你看看人家庞统,半日的功夫,就将积压了几百日的政事都给处理了,咱们这新任知县呢?!这么几天了,听说一件案子都没审,哎咱们靖南的老百姓真是命苦啊,摊上这么一个废物知县。” 茶楼距离说书台最近的桌上,坐着一个络腮胡子的茶客,他刚才听的最是认真,这会一想到说书先生口中凤雏庞统的风采,再想到这新任知县这几日的表现,这么一对比,真是忍不住,喝了一口茶,就吐槽了起来。 “你知道为啥吗?我告诉你啊。我小舅子是县衙的衙役,我从他口中听说的,咱们新来的这个小县尊被县衙的那些老油条联合起来给架空了,小县尊让人送积压案件的卷宗,这都几天了,愣是一份卷宗都没收到。” 旁边桌上一位茶客,一边嗑瓜子,一边对络腮胡子以及周围茶客解密。 “确实如此,我也听说了,我有个亲戚是县衙的文书,前天喝酒时给我提到过一嘴。据说是张县丞在背后拾掇的,六房胥吏都联合起来不合作。” 很快就有人点头附和,进一步解密。 “我早就说嘛,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小知县啊太年轻,估计毛都没长齐呢,又没有什么帮手,就他一个人哪里是张县丞他们的对手。”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咱这小知县倒好,新官上任了,火折子被下面人拿着不给,火柴还被人泼了一盆水,别说三把火了,他一丁点火苗都点不起来。” “哎,这小知县怕是快被撵走了,即便不被撵走,也会被上峰责罚罢免。他作为一县之长,靖南县一点工作都开展不了,你说,他不被责罚,谁被责罚。” “咱靖南老百姓真苦啊,摊上了这么一个无能县尊。瞅瞅人家淳安县,那海县令有口皆碑。咱们就倒霉了,这知县换了这么多了,可就跟黄鼠狼下崽,一窝不如一窝了。” “哎,我们宁愿县官贪财好色,也不愿县官无能,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啊。” 话题一开就刹不住车了,茶楼内众人纷纷你一言我一句的发表言论。基本上,听到的都是diss朱平安的声音,他们对朱平安失望到极点了。 越diss朱平安,众人就越有激情,大有英雄所见略同、惺惺相惜的趋势。 “小二,快来一碗茶,我们走的嗓子都快冒烟了。” 就在“七碗斋”众人diss的起劲的时候,茶楼金进来了五六个人,催促店小二倒茶。 这些人一进来就成了焦点,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无他,就因为这些人身上穿的衣服,他们身上穿的都是囚服!!! 囚服?! 逃犯?! 众人一看到他们身上的囚服,就不由得联想到了逃犯、越狱这些词。 然后再细看他们,浑身脏兮兮的,不修边幅,一看就是被关了很长时间的囚犯。 囚犯不在监狱蹲着,怎么跑这儿来了? 大家都知道,小知县可是连一个卷宗都没收到呢,一件案子都没有审过,怎么可能有囚犯被放出来呢。 这不是越狱吗?!! 靖南县不大,多少年都没听说过有人越狱了,现在一下子出现这么越狱犯,这可是爆炸性的大新闻啊。众茶客皆是震惊的将目光看向进来的囚服犯人。 “快往外看,外面还有好多。” 靠窗的一个茶客眼睛余光看到了外面有囚服犯人从茶楼前经过,定眼再看,发现外面有好多囚服犯人正好经过茶楼,不由的高声喊道,提醒众人。 众人听了提醒,纷纷往外看,果然看到很多囚服犯人,至少有七八十之多,正好从茶楼前经过,看方向方位,他们应该是往城外方向去的。 “怎么有这么多人越狱?!” “县衙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让这么多人越狱?!” “这.小县尊干什么吃的?!真是无能,管不了下属,连犯人也管不了,竟然让这么多人越狱!” 茶楼内的众食客惊呆了,眼睛异样的觑着几位囚服茶客,一边指指点点,一边窃窃私语。 “你们说啥呢!你们背后议论我们可以,但是你们不能背后说知县大老爷的坏话!什么越狱?!我们是经知县大老爷特意恩准、回家秋收的。” “我们都是因为没有缴纳赋税被关押的犯人,知县大老爷可怜我们上有老下有下、生活不易,考虑到如今马上就要秋收了,为了不耽误农时,特意恩准让我们回家参加秋收,让我们秋收后,再返回监牢报道。” “知县大老爷如此好的官,你们谁再敢背后说知县大老爷坏话,休怪我拳头不长眼!” 几位囚服讨茶喝的犯人,初听到众人背后的窃窃私语也忍了,可听到他们在背后说朱平安无能的时候,不由得拍案而起,对众人怒目而视,大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