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七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七十七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朝霞,照进了房间里,明亮而温柔,让人身心舒畅.朱平安没有赖床的习惯,早已起床,临窗练字,大字都写了一张。 朱平安在练字,李姝坐在一旁由画儿、琴儿服侍着喝药。 张太医开的这剂滋补安胎药要早晚各服用一次,在饭前半小时服用。 “朱哥哥,我先去给祖母请安了。昨儿朱哥哥从诏狱回来,这会儿祖母一定也得到信儿。待会,用过早膳后,朱哥哥也少不得要和我再过去一趟。” 李姝喝完汤药后,小手托着香腮看了一会朱平安练字,估摸快过请安时间了,娇声说道。 晨昏定省,这是封建时代子女晚辈侍奉父母长辈的日常礼节,也可以说是规矩,而且越是大家族,越是注重这个规矩,临淮侯府自然也不例外。 “嗯,好的,用过早膳后,我们先去拜见祖母,然后我再去拜访徐师、吏部。”朱平安点了点头,自己从诏狱出来,理应去老夫人那拜会。早上是临淮侯府晚辈请安的时间,多是女眷,自己不便这个时候去。用过早膳后再跟李姝一块过去拜见老夫人,比较适合,李姝考虑的很周到。 李姝带着画儿、琴儿去老夫人那请安,朱平安继续临窗练字,写了两张字后,李姝请安回来,丫头们摆上了早膳,两人坐下一起用了早膳。 用过早膳,朱平安正要和李姝去老夫人那,外面一个丫头上气不接下气的跑来了。 “姑爷,小姐,前院来了一队官差,说是什么吏部的,来给姑爷送达紧急公文,让姑爷赶紧去领。”小丫头跑来,向朱平安和李姝行了礼,急急忙忙的回禀。 大清早的,吏部送达紧急公文?! 这才几时!吏部上这么早的班吗?这得是昨晚连夜赶出的紧急公文吧?! 朱平安闻言,不由皱起了眉头,心里面隐隐的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去前院先接了公文,再一块去拜会祖母。”朱平安扭头对李姝说道。 “嗯,我跟你一块去。”李姝点了点头。 到了前院,朱平安见到了吏部来送紧急公文的差吏,领头的是一位身着中年官员,留着八字胡,额头前凸,看上去有些獐头鼠目的感觉。 “本官乃吏部文选司主事刘彦之,特来向朱知县送达吏部紧急公文。” 中年官员有些傲慢的看向朱平安,特意表明了他的官职,称呼朱平安为朱知县。吏部文选司主事乃是六品京官,知县则是七品地方官,表明他比朱平安地位高。 “下官朱平安见过刘主事。”朱平安微微拱了拱手。 刘彦之毫无回礼的意思,傲慢的扫了朱平安一眼,下巴都没点一下。 朱平安扯了扯嘴角,这个刘彦之还真没辜负他獐头鼠目的长相啊。 “朱知县,本官今日特向你传达紧急公文。公文如下:靖南知县空缺已逾月余,公务荒废,诉案积压,秩序紊乱,赋税徭役无从征发,水旱之灾无以救济靖南不可一日无知县,百姓不可一日无父母,现靖南急需知县坐镇,靖南知县朱平安收此公文,即刻启程前往靖南就职,不得有误。这是盖有吏部大印的紧急公文,朱知县可要收好了。” 刘彦之从怀里掏出了一份盖有吏部鲜红大印的紧急公文,展开宣读。宣读完毕后,刘彦之特意向朱平安展示了一下吏部大印,然后将公文交给朱平安。 即刻启程靖南!连一天的时间都不给我留!这么急着将我赶出京城!赶到靖南! 母之,诚彼娘之卵也! 朱平安听刘彦之宣读的紧急公文,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心里面不爽至极。 收下刘彦之递过来的紧急公文后,朱平安低头看了一眼,确认了一下公文内容。 果然,与刘彦之宣读的一模一样。 本来自己还想拜访座师徐阶,然后再去吏部活动活动,将启程的时间往后拖一个多月呢。没想到,还没等自己动身,吏部这边就派人给自己送来了这么一份催促自己即刻启程奔赴靖南就职的紧急公文。吏部这得是连夜赶制的紧急公文,在宵禁一结束,就派人给自己送了吧。 这么着急! 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又怎么可能呢。 “呵呵,朱知县还真是仔细人呢,不过紧急公文这么重要的公文,本官又怎么会读错呢。”刘彦之对朱平安确认紧急公文内容之举,嘲讽不已。 朱平安抬头看了他一眼,刘彦之傲慢的昂起了头。 “下官府上尚有诸多事情”朱平安抬头看着刘彦之,缓缓说道。 “朱知县府上的事情与本官无关,本官只是负责传达吏部紧急公文。违背吏部公文,罪可不小,想必不用本官说,朱知县也该知道吧。朱知县还是克服困难,即刻启程前往靖南就职吧。当然,也别说吏部没有人情味,本官私下做主,给朱知县一个时辰的准备时间,一个时辰后本官在齐化门等待朱知县签字画押办理手续,顺便为朱知县送行。告辞,齐化门见。” 刘彦之打断了朱平安的话,阴阳怪气的说完,道了一声告辞,便转身领着差役离去了。 李姝在刘彦之走后,就带着画儿、琴儿她们从旁边房间里走出来了。她们之前为了避嫌,到了前院就与朱平安分开,朱平安去接紧急公文,她们进这个房间等着了。 “什么?!即刻就要启程去靖南吗?!” 李姝看到朱平安递来的吏部紧急公文,不由失声惊呼,俏脸蛋一下子白了。 昨晚才计划好,去吏部疏通,将启程的时间往后延,等自己害喜满三个月后再启程去靖南赴任。可是,现在出了这么一封紧急公文,将一切都给打乱了。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啊?!要姑爷即刻就去靖南吗?这是什么狗屁破公文啊!” 画儿小嘴张的老大,连声骂公文,恨不得将这什么紧急公文撕个粉碎,即便撕碎也不解气,还要再踏上五六七八脚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