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四章 他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五十四章 他

盏茶时间过后,刘彦之下了望月楼,最后一步楼梯迈的大了,一张百两银子面额的银票从他袖子里掉了出来,刘彦之如恶狗扑食一样一个猛子上前,在银票落地之前抢到了手里,脑都差点没撞到前面的柱子上。 “嘿嘿,小调皮,到我手里了还想跑,做梦吧你。” 刘彦之抢到银票后,起身嘿嘿笑了一声,轻轻的弹了一下银票,再次将银票塞进了袖子里。 “咳咳,看什么看,这是我的银票,你这破落户一辈子都赚不到!”刘彦之收好银票后,发现店小二正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不由上前踢了店小二一脚,骂了一句。 “对不住爷,对不住爷” 店小二被踢了一脚,还连连弯腰向刘彦之道歉。 “好狗不挡道!”刘彦之骂了店小二一句,一甩袖子,施施然走出了望月楼。 在刘彦之离开后,望月楼的二楼包间内,欧阳子士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看向罗龙文,“罗兄,这个时候了,为何还要强留下靖南县知县的职位?” “呵呵,这个知县可是我千挑万选,送给朱平安的一份大礼,怎么能被别人抢了呢。”罗龙文阴恻恻的笑了笑。 “罗兄就这么有自信可以让朱平安倒大霉?!”欧阳子士不解看向罗龙文,话题又回到刘彦之来之前的话题了,不过未等罗龙文回答,欧阳子士又一脸肉痛的开口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个疑问,罗兄,既然都搬出我表哥东楼了,为何还要再给刘彦之100两银子。难不成,他刘彦之还敢不卖我东楼表哥这个面子?!” 欧阳子士很心疼那一百两银票,虽然银票是罗龙文出的,但依然肉疼不已。 “呵呵,所以说欧阳你还是年轻啊。”罗龙文闻言笑了。 嗯? 欧阳子士不解。 “欧阳,我问你,在我们这个时代,想要当官的话,有哪几种渠道?”罗龙文看着欧阳子士问道。 “科举取士啊。”欧阳子士张口就来。 “还有呢?”罗龙文又问。 欧阳子士想了想,开口说道,“还有世袭,等等,罗兄你想说什么?” “欧阳,稍安勿躁。在我们这个时代,想要当官,无非是四种途径。第一种,科举取士;第二种,世袭;第三种,军功;第四种,那便是买官卖官。呵呵,不要诧异,买官卖官这不是什么隐秘,这几乎已经是不公开的潜规则了。东楼兄便是算了,这个日后再与你慢慢讲。俗话说,不以规矩难成方圆。买官卖官,讲究的就是钱权交易,这个规矩不能从我们手上打破。搬出东楼兄,固然可以让刘彦之、让吏部将靖南县知县一职保留下来,但是肯定是口服心不服,日后保不齐就会出现阳奉阴违之类的掣肘。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有些时候这些小鬼也很重要。搬出东楼兄,辅之以钱,可让他们心服口服,万无一失。”罗龙文喝了一口茶,缓缓的开口解释道。 其实,更深一层的东西,罗龙文并没有讲给欧阳子士。说到买官卖官,罗龙文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这个产业的幕后大佬之一便是严世蕃,罗龙文作为严世蕃的狗腿子,对此自然再熟悉不过了。作为这个产业规矩的既得利益者,维护这个产业规矩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破坏规矩呢。 “可是一百两也有些多了”欧阳子士依然有些心疼那一百两银子。 罗龙文笑而不语,一百两银子又算得了什么,欧阳眼皮子还是浅啊,与东楼兄相比差的太远了 “哦,对了,差点忘了。罗兄,缘何这么有信心可以让朱平安倒大霉?” 欧阳子士接着又问道,这个问题是他今天最大的疑惑了,罗龙文怎么这么有信心可以让朱平安倒大霉,为此不惜掏出一百两银子也要“替”朱平安将靖南县知县的职位保留下来?! 虽然欧阳子士恨不得朱平安倒大血霉,但是,真的,在知道朱平安的奏疏内容以及让嘉靖帝龙颜大悦的情况后,欧阳子士不得不承认,有了这封奏疏作为护身符,朱平安这个小贼已经是百无禁忌、百毒不侵、驱邪免灾了。 所以,他实在想不明白,罗龙文怎么会这么有信心可以让朱平安倒大霉。 “欧阳,你是不是觉的朱平安他那封奏疏,就让他有了护身符啊?” 罗龙文拎起酒壶给欧阳子士酒杯里斟满了酒,接着端起酒杯笑着问道。 “难道不是吗?!这就是朱平安小贼的奸诈鸡贼之处了!如果他在奏疏中只是为逆贼杨继盛求情的话,那朱平安马上就要倒大霉、大祸临头了;可是,他竟然奸诈鸡贼的假借日食上疏,一顿马屁,将圣上哄的龙颜大悦。针对他为杨逆求情一事,圣上都从轻发落了,我们又能拿他怎么办?!如果因此事将他贬为靖南县知县,岂非与圣上唱对台戏,落了圣上的面子?!即便马上就开始的京察,也要顾虑圣上的感受,不能肆意打压朱平安。可是,据我所知,朱平安现在是从五品,靖南知县是七品,非有重大过错,又岂能将他从从五品京官贬至七品芝麻官?!” 欧阳子士提出了他的疑问,在他看来,凭借那一封奏疏,朱平安几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呵呵,欧阳,与其说朱平安的护身符是那封奏疏,不如说是圣上的圣眷吧。”罗龙文微微笑了笑。 “我方才的意思就是如此。”欧阳子士点了点头,“有圣眷在,这杀千刀的小贼升官发财都来不及,又岂会倒大霉呢。尽管,我做梦都想!” “呵呵,那如果圣眷不在了呢?”罗龙文阴恻恻一笑,典型的小人嘴脸。 欧阳子士一开始心有所动,不过很快又摇了摇头,垂头丧气道:“圣眷在不在,又岂是你我所能左右的。” 欧阳子士心里明白,朱平安的圣眷在不在,关键在于两个人,一个是圣上,一个是朱平安。圣上谁都无法左右,朱平安又不会听我们的,自己作死失去圣眷。 “呵呵,你我无法左右,但是有一个人可以。”罗龙文笑的更阴森了。 “谁?”欧阳子士激动了,自己分析起来了,“东楼表兄?不行。姑父?也不行。虽然姑父身为首辅,深受圣上宠幸,可是姑爷也没有这个能力啊那会是谁?谁能有这个能力?!” 欧阳子士很清楚,他姑父严嵩没有左右圣眷的能力。在一次家宴上,严嵩借着酒意教训仗严府势欺人、惹是生非的亲戚时说过:你们以为我是谁?只手遮天?!翻云覆雨?!我告诉你们我是谁,我是圣上脚下的一条老狗,帮着圣上放羊牧民而已,因为勤勉又听话,这才作了头犬,但是只要圣上一句话,我的狗头都得搬家。你们都给我安分些,别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可以”说着,罗龙文靠近欧阳子士耳边,轻轻说了一个人的名字。 “他?”欧阳子士听了后,有些不屑的摇了摇头。 “对,就是他。只要他一封奏疏”罗龙文点了点头,接着又靠近欧阳子士的耳朵,用法不传六耳的耳语声音和盘托出,然后阴森的笑容便布满了他的脸庞,就像是从地府里爬出的厉鬼一样,阴森的很。 “啊?哈哈哈他还真的可以,也只有他可以。”欧阳子士听了罗龙文的耳语,先是怔了一下,继而脸上的不屑消失了,再接着皱眉思索了起来,转瞬便睁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像是醍醐灌顶了一样,激动的手舞足蹈,放肆的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