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章 我在侯府养伤的日子(二)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五十章 我在侯府养伤的日子(二)

“画儿姐姐,该换我给姐夫打扇子了~~姨娘说妞妞打扇子打的最好了呢。”小luoli妞妞踩着床边的绣凳,七手八脚的爬上软塌,软乎乎的身子滚到打扇子的包子小丫鬟画儿身边,坐起来抱着画儿的胳膊,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画儿软软的说道。 小luoli妞妞萌萌的,一说话还带着小奶音,小脸上还有两个小酒窝。 “小小姐....你行吗?”画儿几乎一下子就被俘虏了,不过看了看小luoli妞妞的小胳膊小腿,又不太放心把打扇子的重任交给小luoli妞妞。 “妞妞最棒了。” 小luoli妞妞跟个小大人一样,拍着小胸脯带着小奶音打包票,软萌软萌的。 “好吧,那小小姐你试试吧。”画儿犹豫了一下,还是败在了小luoli软萌神功之下,将手里的扇子交给了小luoli妞妞,让小luoli试试,想着若是不行她再接回来。 “画儿姐姐放心吧,妞妞打扇子可好了。” 小luoli妞妞接过扇子后,高兴的两个小酒窝都开花了,一本正经的给朱平安打起了扇子。 “姐夫,妞妞扇的舒服吗?”小luoli妞妞一边打扇子一边歪着小脑袋问朱平安。 “舒服,妞妞真棒。”朱平安自然毫不吝啬夸奖。 然后,小luoli妞妞就跟喝了蜂蜜一样,开心的都快在软榻上蹦起来了。 “我也来,我也会打扇子。” 熊孩子看到妞妞受到表扬,整个人也被鼓舞到了,也跟着踢掉鞋子,往床上爬。 “慢点,慢点,睿哥儿......” 包子小丫鬟紧张不已,生怕熊孩子睿哥儿毛手毛脚碰到朱平安受伤的屁股。 “妞妞妹妹,你打累了就换我,我替你。”熊孩子爬上床后挨着小luoli妞妞坐好,讨好的小声说道。 “那你得好好学着点,打扇子不能用力了,也不能太小了。”小luoli妞妞像个小老师似的。 “嗯嗯,我可聪明了,一学就会。”熊孩子睿哥儿用力的点了点头,一点也不脸红的吹嘘道。 一学就会? 你还真是大言不惭,朱平安笑着扯了扯嘴角。 画儿见小luoli妞妞扇子打的还可以,倒也放下心了,将打扇子的任务交给了俩小的,她下床去外面取了两盘水果,一盘放在软塌的小桌上给俩小的吃,一盘端着来到朱平安跟前,坐在床下一个蒲团上,小胖手捏着牙签插了一块西瓜瓤,喂给朱平安吃。 “画儿,我自己拿着吃就好。”朱平安不习惯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公子生活,自己只是屁股被打伤了,又不是手被打断了,可以自己动手的。 “姑爷受伤了呢,小姐交代画儿要好好照顾姑爷。姑爷看书,画儿喂你就好。”画儿小脑袋坚定的摇了摇,坚持要喂朱平安吃水果,她是闲不住的,既然打扇子的活被俩小的抢了,那手上这个是怎么都不可能放弃的。 “我边吃边看也不影响的。”朱平安微微笑了笑。 “专心看书看得最好。”画儿意志很坚定,小胖手把西瓜瓤举到了朱平安嘴边,大有一种姑爷你不吃我就一直举着举到天荒地老的坚持。 “呃......好吧。”朱平安看着坚持的画儿,不由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呵呵,姑爷吃......” 包子小丫鬟画儿见朱平安同意,禁不住开心的笑了,整个人高兴的跟开花了一样,包子脸都开心成了小笼包,举着西瓜瓤在朱平安嘴边晃了晃。 “嗯。”朱平安嗯了一声,张开嘴巴接住画儿喂来的西瓜,一口咬下,嘴里沙沙的,西瓜津甜的汁液以及淡淡的清香在口腔里弥漫,感觉棒极了。 津甜可口,畅快淋漓。 在炎热的夏日,吃一口冰镇的西瓜,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朱平安心中不无感慨。 “姑爷,好吃吗?” 包子小丫鬟画儿像是一个等待夸奖的小朋友,仰着的婴儿肥小脸上满是期待。 “津甜可口,很好吃。”朱平安满足了她。 包子小丫鬟画儿满足的笑了,一双大眼睛都眯起来了,整个人更有干劲了,低下头捏着牙签向果盘,比准备再接再厉,再给朱平安喂一个好吃的水果。 真是一个单纯的丫头。 朱平安看着开心的画儿,不由被感染的勾了勾唇角。 包子小丫鬟画儿鸭子坐在床下的蒲团上,头顶比软塌高不了多少,加上此刻画儿正低着头考虑是插西瓜、蜜桃还是剥个枇杷、荔枝,朱平安趴在枕头上,正好看到她的头顶。 画儿挽着双螺髻,系着红色的珍珠缎带,不似电视剧中的那般死板高耸,画儿挽的甚是活泼可爱。 夏日嘛,画儿穿着一身宽松简单的葱绿彩绣居家服,上衣是无领无袖的葱绿对襟比甲,下面穿着一条彩绣官粉襦裙,这样的穿着并不出格,明朝这边的妇女,尤其是少女、少妇最是喜欢穿这种常服,因为穿着方便快捷。 画儿低着头,她螺髻系着的红色珍珠缎带垂落在了她粉嫩的脖颈上,因为靠的近,朱平安除了可以看到画儿脖颈前那浅浅的一字型锁骨窝,还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粉嫩白皙的颈项后那一层淡淡的绒毛,阳光透过窗照过来,那一层淡淡的绒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显的可爱极了。 “姑爷,吃荔枝。” 低着头的画儿终于打定主意了,剥了一个荔枝,抬起头期待的眨着眼睛,白嫩胖乎乎的小爪子献宝一样将同样白嫩圆润的荔枝伸到了朱平安唇边。 抬头,伸手,这一个动作,扯动了画儿宽松的无领常服。 阳光下 一片耀眼的白嫩闯入朱平安眼帘。 小了白了兔,白了又了白,两了只了耳了朵了,竖了起了来...... 不。 应该是。 小了肥了兔,肥了又了白,两了只了耳了朵了,竖了起了来,蹦了蹦了跳了跳了,真了可了爱...... 好可爱的小肥兔啊,朱平安不由觉的鼻子有些痒,一首现代听过的抖音上的旋律莫名其名的在朱平安脑海里回旋了起来,久久不能平息...... “姑爷,你怎么不吃荔枝啊。”画儿仰着小脸,举着荔枝,疑惑的问道。 “咳咳,吃,吃,吃小肥兔,不......吃荔枝。”朱平安被画儿的声音惊醒,老脸瞬间红了,额头上一层细汗,掩饰的咳嗽了一声,做鬼心虚之下差点说秃噜了嘴。 非礼勿视! 非礼勿视! 接着,朱平安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努力的将视线从不该看的地方转移开来。 “姑爷午膳想吃兔兔吗?小姐已经去准备鹿肉锅子了呢,不如晚膳再吃兔兔吧。”画儿以为朱平安想吃兔子肉了,仰着小脸认真的建议道。 “嗯嗯,晚膳吃,晚膳吃。”朱平安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