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二章 围观廷杖 - 寒门崛起

第一千四十二章 围观廷杖

天朗气清,碧空万里,古代的空气质量就是好,不用担心被雾霾摧残。 朱平安与冯保等内侍及锦衣卫一行,散步一样赶往午门,接受廷杖。 不过,看上去就跟踏春游玩一样。朱平安身上没有枷锁镣铐,没有绳索捆绑,内侍及锦衣卫对朱平安也都客气的很,一点也没有被押送午门廷杖的感觉。 “这都快到午门了,冯公公还要为平安徇私枉法多久啊。” 快到午门的时候,朱平安停住了脚步,做出一副束手待缚的样子,微笑着对冯保说道。 作为一个被押送午门接受廷杖的犯官,总不能这么散步到午门吧。 午门人多嘴杂,被别有心人瞅见了,打个小报告什么的,对冯保来说都是事儿。 冯保徇私优待自己,中途还让自己坐了段轿子,自己也不能让人家冯保为难啊。 “再往前走一段也不迟。”冯保说道。 “还是别了,午门人多口杂,这都距离午门很近了。”朱平安摇了摇头。 “那好吧,小朱大人,请恕杂家得罪了。” 因为距离午门确实很近了,冯保也没有再坚持,拱起双手歉意的对朱平安说道。 “呵呵,公公言重了,公公已经为平安徇私了一路了。”朱平安微笑着拱手回礼。 “你们下手都轻着点。” 冯保对身后动手的内侍及锦衣卫吩咐道。 接着,两个内侍上前除掉了朱平安的官袍,给朱平安留下了里面白色的纱衣,锦衣卫跟着上前掏出绳索,动作熟练的将朱平安的双手反绑在了身后。 这是大明律制规定的,一旦有哪位官员惹怒了皇上,被皇上处罚以廷杖的话,那这位官员就会被扒掉官服,反绑住双手,押往午门进行廷杖。 这里距离午门都不足百米,反绑住双手后,朱平安一行很快就到了午门。 午门人很多,有不少官员已经在等待围观了。 朱平安刚到午门就看到挤在最前面的袁炜了,这家伙故意来看热闹的吧,瞅见自己被绑缚午门后,这家伙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遮都遮不住。 咦,袁炜旁边那个笑的更欢的人是谁? 朱平安眯了眯眼睛,哦,原来是欧阳子士啊,这家伙消息够灵通的啊,哟,还有罗文龙这“猛男”也在啊,他们仨什么时候走一块去了。 当然,也不都是他们这样幸灾乐祸的,也有不少敬佩、崇敬的眼光。 “子厚,子厚” 张四维、王世贞两人也在人群中,远远的喊道,一脸担忧着急的看着朱平安。 张四维手里面还提着药酒、伤药,王世贞手里宝贝似的捧着一个瓷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宝贝。 “没事,不用担心,不过是二十廷杖而已。”朱平安朝他们笑了笑。 “你还笑得出来,我们都快担心死了,这是我托关系寻的一条五步蛇的蛇胆,你快合酒吞下去,待会打廷杖时,可以减轻疼痛,对伤口愈合也好。” 王世贞跟张四维快步跑来,将手里的瓷瓶扭开,说着就要往朱平安嘴里灌。 什么?! 蛇胆! “文生,等会” 朱平安吓的一个哆嗦,往后缩了缩脑袋,没想到自己也会面临这种情况。 这蛇胆不会是生的吧?你们有没有常识啊,蛇胆不能生吃的啊,蛇胆本身有很大毒性的,蛇的毒素主要是存在蛇胆里,另外蛇胆寄生虫也多,生吃很危险的。 “怎么了子厚?” 王世贞着急不已,因为一旁的锦衣卫在催促他们离开,以免他们干扰行刑,所以时间相当的紧急。 “生的吗?”朱平安问道,如果是蒸熟的蛇胆,自己倒是不介意吞服。 王世贞点了点头,“新鲜的,热乎着呢,才杀了取胆。” “咳咳,那个文生,蛇胆就不用了。” 朱平安一听是新鲜的生蛇胆,果断的拒绝,蛇胆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朱平安拒绝蛇胆的举动,在围观官员的解读下,便成了朱平安自己有胆,所以不需要蛇胆,一下子,围观官员对朱平安的感官又上了一个高度。 朱平安,真男人! 朱平安真是一个血性男儿啊。 一些围观群众,对朱平安更是佩服不已,没想到这个小大人,年纪不大,一身书卷气,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却有如此血勇骨气,真是人不可面相啊。 当然,这一切都是场中的朱平安所不知道,也始料未及的。 “子厚,都这时候,你逞什么强啊。” 王世贞又气又无奈,很快两人就被维持秩序的锦衣卫给带离朱平安身边了。 我真不是逞强,朱平安也很无奈。 “朱哥哥” 人群中一声熟悉的娇呼传来,朱平安抬头就看到李姝、包子小丫鬟画儿、琴儿三人女扮男装,在刘大刀、刘牧、刘大锤等人陪同下,急匆匆的跑来,当初狼口救下自己的王小二也在。 然后,她们一行就被维持秩序的锦衣卫给拦在了五米之外。 好吧。 女扮男装,果然一眼就看出来了,真不知道电视剧是怎么演的剧情。 “你们怎么来了?” 朱平安瞅着李姝她们细皮嫩肉、唇红齿白的模样,不由无奈的笑了,朱平安心里面是不愿李姝她们来的,不想她们看到自己被打廷杖的样子,怕她们看了难过。 “你们这些坏人,拦我们干什么,没看到我家小姐不,是我家公子,要去看朱大人嘛,我们公子可是临淮侯府的小侯爷,你们还不赶快闪开。” 女扮男装的包子小丫鬟画儿,鼓着腮帮子冲阻拦的锦衣卫瞪眼睛,像一只生气的仓鼠似的,在说“小姐”的时候被一旁的琴儿伸手掐了一下,画儿这才后知后觉想起小姐、琴儿和自己是女扮男装呢,忙改口称公子。 “皇命在身,对不住了。” 阻拦的锦衣卫也看出了她们是女扮男装,在阻拦的时候与她们保持了一定距离。 “你们好大的胆子我们交了银” 包子小丫鬟画儿气的腮帮子鼓鼓的,差点将打点银子的事当众说出口。 “画儿” 你个笨妞,这种事哪能当众说出来,李姝白了画儿一眼,然后又用力的瞪了阻拦的锦衣卫一眼,接着从袖子取出一个玉盒,打开取出一片参片交给一旁的王小二,低声吩咐了一句。 王小二接过参片点了点头,然后朝朱平安大喊了一声,“姑爷,张嘴。” “啊?” 朱平安一愣,张嘴干什么。 王小二趁朱平安张嘴的功夫,眼疾手快,手指夹着参片一弹,就将参片弹入了朱平安口中。 角度力度把握的恰到好好,参片恰好送入朱平安口中,就跟朱平安自己喂给自己一样。 参片落入口中,朱平安一下子就识别出来了,嗯,参片,这个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