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一章 廷杖二十 - 寒门崛起

第一千四十一章 廷杖二十

说曹操,曹操就到。 朱平安感觉京城这个天子脚下的地方邪的很,前一秒自己还在腹诽自己的求情奏疏石沉大海呢,下一秒西苑传旨的内侍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带队的还是自己老熟人冯保。 “小朱大人,又见面了。”冯保笑眯眯的拱手与朱平安见礼。 “数日不见,冯公公容光焕发,风采更胜往昔啊。” 朱平安拱手回礼,眼睛余光一下子就看到了冯保身后两个小太监手里捧着的明黄色圣旨,心中顿时了然,然后心跳不由加速了起来,既期待又紧张。 虽说朱平安对自己的奏疏还是蛮有信心的,但嘉靖帝这边的变数太大了。 事关杨师兄性命,朱平安想不紧张都不行。 “呵呵,还不是托小朱大人锦囊妙计的福,杂家才在宫里过上了几天好日子。”冯保笑着回道,再次隐晦的感谢朱平安指点他的翻牌子侍寝制度,自从后宫开始施行翻牌子侍寝后,冯保的日子就越来越好了。 “冯公公言重了,平安愧不敢当。我不过提供了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而已,一切都是冯公公自己努力的结果。”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丝毫不居功自傲。 “不管小朱大人您怎么想,反正杂家是铭记在心,至死都不会忘记。”冯保一本正经的说道,字字发自肺腑。 冯保如此认真,倒让朱平安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了,当初我只是抱着投资的态度…… “公公,快到午时了。”冯保身后的小太监小声的提醒冯保。 “哦,差点忘了正事了。想必小朱大人已经猜到杂家的来意了吧。杂家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不知小朱大人想先听哪一个呢?” 冯保在小太监的提醒下,想起了自己此行的差事,停止了寒暄,开始办差。 听到冯保说有一个好消息,朱平安心中就不由稍稍松了一口气,综合自己的奏疏情况,这个好消息十之八九就是关于杨师兄的了……那就是杨师兄的性命保住了…… 朱平安不由心中一阵激动,至于坏消息,朱平安就不当回事了,坏消息还能坏到哪去…… “好消息,当然先听好消息。”朱平安毫不犹豫。 “好消息就是,圣上看完小朱大人您的奏疏后,就着令内阁拟旨了,大赦天下!今日就要把圣旨发出来。除十恶不赦及官贪赃枉法者外,视罪行轻重,活罪者皆予以赦免,死罪者虽不可赦免,但也可减等处刑,可免于死刑。小朱大人您在奏疏中求情的杨继盛,也在此行列中。” 冯保微微笑了笑,将好消息告诉给了朱平安。 杨师兄的命保住了! 历史能再有杨继盛,幸甚!! 虽然朱平安心中已有猜测,但是此刻听了冯保的定论,朱平安心中仍不免一阵欢欣雀跃,激动不已的连声说道,“圣上英明,圣上英明……” “咳咳,小朱大人,说完了好消息,那就该坏消息了。小主大人可要有个心理准备。”冯保待朱平安激动完,咳嗽了一声,缓缓开口说道。 “冯公公请。” 朱平安点了点头,早在拟写奏疏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圣旨到,朱平安接旨。” 冯保转身从身后的跟班小太监捧着的托盘里取过圣旨,无比严肃认真了起来。 “臣朱平安接旨。” 朱平安依照接旨仪式向圣旨行大礼,跪地叩首接旨,没办法,谁让自己身在封建社会呢。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裕王府侍讲学士朱平安身为皇子侍讲学士,不思为皇子解惑,力行表率之事,却无视口谕,明知故犯……着廷杖二十,以儆效尤,钦此。” 冯保抑扬顿挫的宣读圣旨。 朱平安在下面听的仔细,不过听到后面处罚措施的时候,朱平安愣住了。 二十廷杖?! 只是打二十廷杖吗? 我记得口谕发布前,那三位为杨师兄求情的官员都是打了三十廷杖的吧,圣上口谕不是说违者严惩的吗?自己在口谕下发后上奏求情的,严惩的话,怎么着也得比三十廷杖重吧?怎么自己只是二十廷杖啊? 确定读完了吗?只是二十廷杖,没有贬谪吗? 朱平安听完圣旨愣住了,怀疑的抬头看向冯保,满脸都是疑惑不解。 “圣旨已经宣读完了,小朱大人接旨啊。”冯保合上圣旨,低头提醒朱平安。 “哦哦,臣朱平安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经过冯保提醒后,朱平安这才确信圣旨是真的宣读完了,忙叩首接旨。 “小朱大人,杂家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冯保把正事办完后,说话也就随意多了,“圣上都下发不得为杨继盛求情的口谕了,你还明知故犯。若是小朱大人你没有在奏疏中为杨继盛求情,小朱大人这会就发达了。你是不知道,圣上刚看到你奏疏时是有多高兴,龙颜大悦啊。可是看到你奏疏后半部分为杨继盛求情的内容后,圣上差点没气的把奏疏给摔到地上。可是即便如此,圣上也只是下旨打了小朱大人二十廷杖。虽然圣上没说,但是杂家在底下看的清楚,圣上是惜才啊。” “平安有负圣上隆恩,只是杨继盛是我同门师兄,且当年我进京赶考时,杨继盛对我有恩,如今杨继盛有难,我岂能坐视不管。”朱平安摇了摇头。 知恩图报! 听朱平安说完,冯保看朱平安的眼神,不由又多了几分敬重。 “小朱大人放心,我来时已经叮嘱好了,‘打’,这次廷杖会高举轻放。但毕竟是廷杖,即便是‘打’,这二十廷杖下去,也够小朱大人受的。小朱大人还要做好准备。” 冯保凑近朱平安耳边,小声说道。 打,是他们内部话,是比“着实打”更轻的一种廷杖口令。所谓“打”,简单说就是意思意思,不要当真打,廷杖要高举轻放,糊弄过去。 但,就像冯保所说,廷杖毕竟是廷杖,即便是这种打法,也够人受的。 “多谢冯公公。”朱平安闻言,由衷感谢。 “小朱大人与我客气什么。”冯保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