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章 你们双标啊 - 寒门崛起

第一千四十章 你们双标啊

圣上既然龙颜大悦,为何要打朱平安二十廷杖呢?!说不通啊! 众值臣一脸懵逼,不敢相信他们的耳朵。 一群懵逼值臣之中,有一个如花笑靥,宛若鹤立鸡群之中,异常的吸引人的眼球,那就是袁炜。虽然袁炜也不知道圣上龙颜大悦为什么还要“赏”朱平安二十廷杖,但是这都不重要,只要朱平安就要被打廷杖了,这就足够了。 其实,这已经是袁炜努力控制情绪的结果了,若非这是众目睽睽之下,袁炜就不只是笑靥如花这么简单了,鼓掌欢呼叫好那都不足以表达他的兴奋之情。 圣上英明! 圣上打得好!打得妙! 要是二十廷杖能将朱平安这个杀千刀的打死当场,那才是真正为民除害呢。 总之,袁炜此刻心花怒放,开心到飞起。 “这位公公,你不是在跟我们说笑吧,圣上看了朱平安的奏疏不是龙颜大悦了吗,那为什么要‘赏赐’朱平安二十廷杖呢,这说不通啊?” 有一位值臣问出了众值臣心中的疑问。 “圣上龙颜大悦是因为小朱大人奏疏的前半部分,也就是刚刚读的那部分,‘赏赐’小朱大人二十廷杖则是因为小朱大人奏疏的后半部分。后半部分内容,因为换班时间紧,我未来得及抄录在纸上。”内侍解释道。 “因为后半部分?” “难道说写崩了?还是冒犯了圣上?” 众人闻言,一片哗然。 难道说朱平安后半部分写崩了?!不会吧,即便是写崩了,圣上也不至于打二十廷杖吧?难道说朱平安在后半部分写了冒犯圣上的话?也不应该啊,照着他前面的思路来看,那马屁都拍到巅峰了,他拍马屁都来不及呢,不可能犯昏冒犯圣上啊。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众值臣更懵了。 “呵呵,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自己没那水平,还偏要写奏疏出头,这下栽跟头了吧。”袁炜勾起唇角,扯出一抹嘲讽的微笑,讽刺朱平安文笔不行、水平不够,却还要强出头,结果栽了一个大跟头。 活该! 我就说嘛,论文笔写作,他朱平安如何能比得过我袁炜,这次被打廷杖,就是明证! 袁炜此刻摆出了一个成功者的姿态,毫不掩饰的对朱平安极尽奚落和嘲讽。 “小朱大人他后半部分没有写崩,也没有冒犯圣上,只是他” 内侍开口说道。 “只是什么?”众值臣追问。 “只是小朱大人在他后半部分为杨继盛求情了,他言食止一分,与不食同,当普天同庆,大赦天下,然后就趁机杨继盛求情了。圣上才下了禁止为杨继盛求情的口谕,违者严惩不贷。小朱大人明知故犯,还在奏疏中为杨继盛求情,圣上金口玉言,自然言出必行,所以‘赏赐’了小朱大人二十廷杖。” 内侍向众人解释道。 啊?! 原来是因为朱平安为杨继盛求情了! 众人恍然大悟,圣上前脚才下了禁止为杨继盛求情、违者严惩不贷的口谕,朱平安后脚就顶风作案,在奏疏中为杨继盛求情,怪不得圣上会“赏赐”朱平安二十廷杖啊。 知道缘由后,众值臣中很多人不由得对朱平安肃然起敬!其实,杨继盛一案,他们知道的内情要比其他人更多一些,对杨继盛他们也了解的多,所以,他们心里是很同情杨继盛的,但是碍于严嵩,他们不敢表露出来。 更不用说,圣上下了禁止为杨继盛求情的口谕后,他们就更加不敢了。 虽然他们不敢为杨继盛求情,但是不妨碍他们敬佩杨继盛,敬佩为杨继盛求情的人。 上午有三个官员为杨继盛求情,他们心里就佩服的很,默默的在心里支持声援,他们希望这样敢于求情的官员再多一点,这样杨继盛就有救了。 可惜的是,圣上下了禁止为杨继盛求情的口谕。 本来,因为严嵩的关系,官员敢上疏为杨继盛求情的就不多,更不用说现在圣上廷杖了三个求情官员、又下了禁止为杨继盛求情的口谕。 果然,圣上禁谕一出,整个朝野噤若寒蝉,再也没有一封敢为杨继盛求情的奏疏了。 可是,没想到。 万万没想到,现在竟然又出现了为杨继盛求情的奏疏。 朱平安他明知圣上下达了禁止求情口谕,却依然以大无畏的精神上疏为杨继盛求情,这是什么样的勇气!这是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什么样的品格! 可以想象,朱平安他上半部之所以写日食例免救护,之所以把马屁拍到巅峰,就是为了给杨继盛求情这简直是牺牲节操,忍辱负重啊。 朱平安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一刻他是勾践、韩信、包拯等人附体啊。 瞬间。 朱平安的形象在众值臣心中光辉高大了起来,熠熠发光。 “不得不说朱平安有种啊。” “没看出,朱平安竟还有一副铁骨。” “忍辱负重,心向光明……” 现在一提到朱平安,众值臣都赞赏有加,眸子里都发出赞赏崇敬的光芒,那光芒太刺眼,刺的袁炜眼睛都疼。 你们有病吧?! 你们双标啊?! 我只写了个“此乃天眷我大明……”,你们就马屁精、谄媚一通的骂我!! 他朱平安呢,他朱平安奏疏写“陛下以父事天,以兄事日……”,这马屁都特么的拍到天上去了,你们竟然……崇敬他?!还是说他有种,铁骨铮铮?!铁骨个毛线啊,你们是眼瞎了,还是耳朵聋了,没看到他在拍马屁吗?!还忍辱负重心向光明……你们双重标准的也太过分了吧! 袁炜此刻,浑身散发着浓浓怨气!又气又恼,七窍生烟,眼珠子红的跟疯牛一样! 除此外,袁炜心里对朱平安的惩罚还很不满。 朱平安他为杨继盛求情了啊! 圣上不是下口谕说违者严惩的嘛! 圣上口谕下达前,有三个官员为杨继盛求情,他们都还只是初犯呢,圣上就下旨打了他们三十廷杖! 这禁止求情的口谕都出了,还说违者严惩呢!他朱平安明知故犯,顶着圣上口谕作案!不仅违反了圣上口谕,还为杨逆求情,这是罪上加罪,该两罪并罚,严惩中的严惩啊! 可是!怎么才打朱平安二十廷杖?!这不仅没有严惩,反而还减轻了啊?! 连圣上都双标了吗?! 袁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