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九章 这是一份畸形的爱啊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三十九章 这是一份畸形的爱啊

“朱平安他奏疏写的什么内容,竟然越过了袁大人,让圣上青睐有加?” 一众值臣收拾了凌乱的心情,围着内侍追问了起来,非常好奇朱平安奏疏内容。好奇朱平安究竟怎么写的奏疏?竟然让圣上满意到龙颜大悦的地步。 你们问就问吧,带上我是几个意思?!嫌我不够难堪啊,又把我给挖出来鞭笞! 袁炜听到众值臣追问时提到他的名字,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拳头都攥紧了。 不过,袁炜没有发作出来,一来是因为他这会比较尴尬,不好意思开口;二来是因为他也非常非常好奇朱平安的奏疏是如何写的,他心里憋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呢,他不相信朱平安的奏疏能比他写的好! 处在众值臣中心的内侍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他不慌不忙的从袖子里取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片,一边展开一边对众值臣说道,“由于时间比较急,我只来得及抄录了小朱大人奏疏的前半部分就换班了。” “咳咳”内侍展开纸片后,清了清嗓子,准备读给众人听,这时忽然伸过来一只手,一把将纸片抢了过去,正是之前抢袁炜的那位值臣。 这位值臣是个急性子的,好奇的心里跟被猫抓了似的,一秒都不相等,压根就等不及内侍清嗓子再读,所以才一把将纸片抢了过来,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睹为快了。 抢过来后,这位值臣就迫不及待的低下头观看,迫不及待的一睹为快。 “呃” 值臣低头一看,瞬间,整个人像是被电流盘过了似的,感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与其赵大人孤芳自赏,不如让我来读给大家听。” 怎么自己一个人看起来了,情绪还这么“激动”旁边的值臣好奇心都被刺激的爆棚了,他也等不及了,将纸片从第一位值臣手里又给抢了过来。 这位值臣说到做到,抢过纸片后,连嗓子也不清,张口就将纸片内容给读了出来:“裕王府侍讲学士臣朱平安谨奏:陛下以父事天,以兄事日,以勤理政,以爱牧民,内政修明,国强民富,恩泽天下。是故,群阴退伏,万象辉华。是以太阳晶明,氛□j销烁,食止一分,与不食同。臣不胜欣忭” 好吧。 听到第二位值臣朗读后,这下无逸殿的众值臣都感受到了第一位值臣的“激动”,浑身跟过电了似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喉咙还有些顶的慌。 袁炜呢,袁炜听了朱平安的奏疏内容后,整个人瞬间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呆若木鸡了起来,像一截木头似的愣愣地戳在那儿,嘴巴张的老大。 朱平安真是可恨可恼……可……可是,奇怪了…… 自己听了朱平安的奏疏内容,怎么灵魂有一种激动颤抖的感觉,尽管自己心里面一万个仇恨朱平安,但此刻听了朱平安的奏疏内容,也不得不承认朱平安写的……太特么的好了!好像写到了自己心坎里一样,朱平安写的内容都是自己想写却没有写出来的,当时自己拟写奏疏时,心里面模糊有一种感觉指引着自己拟写,可是下笔的时候,却总是写不出那种感觉,现在再看,朱平安的奏疏内容,就是自己所想表达的啊。 自己想写却写不出来的东西,竟然被朱平安写出来了?! 那不是说明朱平安比自己厉害吗?! 这让不服输憋着一股劲儿的袁炜,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一事实,整个人宛若被人凌辱了一百遍似的。 袁炜接受不了这一事实,但无逸殿的众值臣却很容易的就接受了这一事实。 陛下以父事天,以兄事日,以勤理政,以爱牧民是故,群阴退伏,万象辉华,是以太阳晶明,氛□j销烁,食止一分,与不食同 瞧瞧朱平安这马屁拍的,简直是登峰造极了。 真是不能比啊。 原本觉的袁炜那封奏疏揣摩圣意、拍马屁就已经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了。 可是,与朱平安的这封奏疏相比较,袁炜的那篇奏疏就入不了眼了。 袁炜的马屁拍的太硬太普通了。 朱平安则是登峰造了。 这是量变与质变的区别,根本没法比。 所以,圣上看了袁炜的奏疏只是点了点头,而看了朱平安的奏疏则会龙颜大悦。 虽然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众值臣心中仍不免失望失落,愤世嫉俗 这是什么世道啊。 拍马屁能得到圣眷,甚至升官发财哎,等等,朱平安的奏疏让圣上龙颜大悦,他得到了什么奖赏啊,是升官了啊还是发财了啊? “哦,对了,既然朱平安的奏疏让圣上龙颜大悦,那他得到了什么奖赏啊?” 众值臣好奇的问道。 袁炜也好奇的支起了耳朵,这个问题也是他所关心的,他要看看朱平安这个杀千刀的王八蛋抢了原本属于他的什么奖赏,然后好在心里给朱平安狠狠的记上一笔账,来日一并十倍、百倍、千倍的“厚报”奉还! 听了众值臣的询问,内侍又露出一脸便秘的表情。 嗯? 怎么是这种表情?难道说是圣上的赏赐出乎意料、不同寻常,难道说连升三级?! “难道还连升三级了不成?”有值臣下意识的叫出声来。 内侍摇了摇头。 “那是连升了两级?”值臣问道。 内侍又摇了摇头。 “难道只升了一级?不可能。”值臣又问道,不过才问完自己就摇头否定了,若只是升了一级的话,内侍何至于露出那副便秘的表情呢。 内侍尚未来及开口,就听值臣自我否定后又问了,“难道是赏赐黄金百两?” 内侍很果断的摇头。 “黄金千两?”值臣倒吸了一口凉气。 越来越离谱了,内侍再次果断的摇头。 “难不成赐婚?圣上要招他做驸马?”值臣想到圣上正好有一个适婚的公主,脑洞大开,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羡慕的一双眼珠子都成红眼兔子了。 是你想当驸马吧?!你都多大年纪了,别再做美梦了好不好?!再说了,小朱大人已经结婚了好不好!你想让公主给小朱大人做小吗?! 这都离谱到哪去了,内侍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连连摇头,再也不给众值臣猜测的机会了,抢在值臣再次开口前,直接将嘉靖帝的赏赐公布了出来:“圣上赏赐了小朱大人二十廷杖。” 哈? 赏赐了二十廷杖?! 众值臣一脸懵逼,嘴巴张的老大,面面相觑,跟一群一百多斤的孩子一样。 对不起,这弯转的太快,我们跟不上。 龙颜大悦……竟然赏赐二十廷杖?! 这是一份畸形的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