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八章 半道杀出个程咬金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三十八章 半道杀出个程咬金

内侍带来的消息太震撼了。 圣上笑了啊,圣上龙颜大悦啊,还没到饭店呢圣上都要用膳了啊 听到这最新消息后,袁伟激动的像当年会试夺得头名会元一样,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我就说嘛,圣上看我了袁炜的奏疏怎么可能只是点了点头呢,你们都看到了吧!!这才是我袁炜的真正实力!袁炜脑袋瓜子不由自主的向上昂首四十五度目视穹顶,用下巴睥睨的扫了众值臣一圈。 傲视群雄,也就是袁炜这样了吧。 至于周围的值臣们,听到内侍带来的最新消息后,一个个震惊的都呆了,聚集在一起,汇成了一群呆呆的木鸡 众值臣尽管不愿意相信,尽管心里酸水直冒,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袁炜这把牛笔牛大了啊,平步青云就在此时了。 “咳咳,这位公公,圣上笑了?” 袁炜咳嗽了一声,努力的控制住脸上激动的略有抽搐的肌肉,和缓的看着那位内侍,确认一般问道。 “是的,圣上今天第一次笑呢,杂家虽然离的远,但也看的清清的。”内侍回道。 离的远都能看清清的,那圣上笑的很满意啊,众人心中皆想到了这一点。 “圣上龙颜大悦?”袁炜听到内侍肯定的回复,嘴角的弧度都控制不住了。 “是啊,都让传膳了呢。”内侍用力的点了点头。 袁炜这下嘴角彻底控制不住了,那弧度别提多完美了,感觉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恭喜了袁大人。” “袁大人简直就是圣上肚里的蛔虫啊。” “恭喜啊袁大人,日后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你我无逸殿共事之情啊。” “恭喜恭喜” 形势逼人啊,众值臣心不甘、情不愿的向袁炜道喜。 “呵呵,哪里哪里,我不过是想的深了些而已”袁炜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一声,难得谦虚了一句,但是谦虚的话让人听起来觉得貌似更骄傲了。 不忘要了与你的无逸殿共事之情? 呵呵。 你谁啊,我跟你熟吗?现在知道巴结我了?晚了!刚刚你还说我坏话来了呢! 袁炜面上笑着,心中记了一笔又一笔账,准备等自己升官了,再好好的一一“厚报”。 看着袁炜与众值臣的互动,一边的内侍一脸便秘了似的,犹豫了数次,想要开口,可是袁炜与众值臣互动太激烈了,内侍都没找到开口的机会。 终于有人注意到内侍便秘的表情了,忍不住问道,“这位公公,您怎么了?” 这一句问话,一下子将袁炜与众值臣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内侍身上。 内侍那便秘一样的表情,自然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这位公公,您这是怎么了?”众值臣不明所以,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袁炜也将目光转了过来,和颜悦色的问道,“公公是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一时间,内侍成了无逸殿的焦点,这让原本一脸便秘的内侍,更便秘了。 “咳咳,杂家,杂家”内侍看着至今还飘着的袁炜,有些不忍开口。 “公公请讲。”袁炜鼓励道。 “公公您快说吧。”众值臣也忍不住催促道。 “咳咳,杂家想说的是”内侍咳嗽了一声,看向袁炜以及众值臣,缓缓摇了摇头,“圣上并不是看了袁大人的奏疏,才笑了龙颜大悦下旨传膳的” 什么?! 袁炜闻言,如同被打了一记闷棍似的,红花儿一样的笑脸刹时变成土灰色。 圣上他龙颜大悦并不是因为看了我袁某的奏疏?!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 袁炜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整个人木头一样楞在了那,继而一双眸子充血了一样直瞪瞪地看着内侍的脸,想要看看他是不是在在跟自己开玩笑,可是,袁炜失望了,他从内侍那张脸上看到了同情,看到了不忍,看到了不好意思,但唯独没有看到开玩笑。 这是真的! 圣上他笑了、他龙颜大悦、他下旨传膳,并非是因为我袁炜的奏疏! 袁炜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整个人宛若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从里凉到外。 周围的值臣听到内侍的话后,先是一怔,继而脸上忍不住绽放了笑容。 哈哈,不是因为袁炜,不是袁炜的奏疏。 圣上英明啊! 圣上明辨是非,没有被袁炜这个马屁精给蒙骗啊,发生日食,就是应该例行救护嘛。 众值臣心中枯萎的希望,此刻又茁壮成长了起来。 嗯。 不是袁炜,那是我们中的谁呢? 众值臣互相看了看,觉的那个让圣上笑、让圣上龙颜大悦、让圣上没到饭点就传膳的人,就在大家之中,嗯,或许,说不定就是我的奏疏呢。 这个时候,被众值臣忽视的内侍又开口了,直接揭晓了答案,“是小朱大人的奏疏。” 小朱大人? 原来是你啊?朱大人? 袁炜及众值臣闻言,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众人之中的一位须发半白的官员身上。 须发半百的官员闻言呼吸都急促了,有些不敢相信,幸福来的这么突然。 “咳咳,不是朱老大人,是朱平安小朱大人。”内侍见众人理解错了,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对众人解释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道是从谁开始的,西苑里的内侍们慢慢的称呼朱平安都是称呼小朱大人了,只要一说小朱大人,内侍们都知道着说的是朱平安。在西苑内侍圈里,小朱大人几乎就已经和朱平安划等号了。 朱平安! 又是朱平安! 袁炜听到朱平安的名字,脑门上忍不住鼓起了一根又一根青筋,肝儿也忍不住疼了起来。朱平安,你个丧门星!只要听到你的名字,准没好事! 抢我风头,抢我容易,抢我机遇朱平安,我与你不死不休!!! 袁炜的胸膛都要被怒火和恨意给炸开了。 “啊?朱平安?” 众值臣闻言,心情比袁炜也好不了多少,半道杀出个程咬金啊,他们刚刚好不容易又一次茁壮成长的希望,结果又一次被人给生生掐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