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七章 我有一奏,可掀波澜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三十七章 我有一奏,可掀波澜

朱平安把奏疏递交上去之后,就会裕王府坐等消息去了,不过在裕王府左等右等,也没有等着一点苗头,自己的奏疏宛若石沉大海,一点水花都没有溅起。 不过。 朱平安不知道的是,他在裕王府感觉日石沉大海的奏疏,在西苑却是掀起了一道滔天巨浪。 日食发生了,嘉靖帝分外关注。 无逸殿值臣以及通政使司衙门自然非常上心,一旦收到关于日食的奏疏,即以最快的速度走程序,确保第一时间将奏疏递交到嘉靖帝的案桌上。 其实,日食发生后,无逸殿值臣就此的讨论很活跃。基本上都主张例行救护,只有很少很少几个人持不同意见,当然还有没发表意见的值臣。一番热烈的讨论之后,统一出来的意见就是谏言对日食进行例行救护。 李春芳等值臣在讨论结束后,就第一时间拟写奏疏,上疏嘉靖帝了。他们都是谏言例行救护,言日有食之,非同小可,应进行救护之礼,反躬自省。 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的奏疏是第一批送呈到嘉靖帝案桌上的。 不过,奏疏递交后,从内侍那得到的反馈消息,却不甚乐观。他们的奏疏呈送到嘉靖帝案桌上后,嘉靖帝一开始兴致满满的翻开,但翻开扫了一眼,就面无表情的放到一边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众值臣不免怏怏然。 “呵呵,糊涂啊,糊涂”袁炜鄙夷的扫视了众人一眼,笑着摇了摇头,一群糊涂蛋,怎么,就凭你们那奏疏,你们还想得到圣上表扬吗?!快醒醒吧,别做白日梦了。 好吧,这很袁炜。袁炜很是自负自傲,在文学圈里简直就是一个泰迪的存在,在与他官职差不多的同僚以及后辈面前,经常性的怼天怼地怼空气,针对他们的文学作品,常常毫不掩饰的表达他的诋毁和讥诮。 毫不意外,袁炜此举自然惹得一众值臣不爽,纷纷侧目而视,若非顾忌这是西苑,而袁炜又素来受嘉靖帝青睐,他们的唾沫星子估计都能淹死袁炜。 “懋中,你这是何意?”好脾气的李春芳也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 “子实兄,我是说你们糊涂啊。今日之日食,食止一分,与不食同,何须行救护之礼也。相反,此乃天眷,上天眷顾我大明国富民强、盛世太平,故而食止一分。此情此景,理应为圣上道贺,又岂能谏言行救护之礼呢。” 袁炜抬头看向李春芳,微微笑了笑,说教了起来,说教完便将手里的奏疏交给了一旁的内侍,请他上呈嘉靖帝御览。 “你才是糊涂呢,日食非同小可,乃天之异象,此乃上天示警。必须行救护之礼,反躬自省,修德、修政,改正错误,不然怕是有灾难降临呢。袁大人你这样会误导圣上,日后若是有灾难降临我大明,你就是我大明的罪人。” 一位刘姓值臣情绪激动的反驳袁炜,胡子都跟着哆嗦起来了。 “刘大人说的对。” “然也。” “日有食之,焉能不救护。” 很多官员连声附和,赞同刘姓官员观点。 “呵呵” 袁炜回了他们一个呵呵,接着昂首斜瞥了他们一眼,眸子里满是鄙夷不屑。 “哼,就让我等看看你的高见。”一个官员一脸不忿的冷哼了一声,接着动作敏捷的从内侍手中抢过袁炜的奏疏,打开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向众人传诵奏疏内容,“臣翰林院侍读学士袁炜谨奏:今日之日食,食止一分即不见,与不食同,此乃天眷我大明,此乃圣上敬天修德、理政爱民之功,臣等不胜激动,上疏道贺” “真是可笑,马屁精” “肉麻” “谄媚” 听到了袁炜奏疏的内容后,众值臣皆是小声腹诽不已,给袁炜冠上马屁精、谄媚等帽子。 “可笑?你们才是可笑,圣上数十年如一日敬天修德,方有我大明今日盛世太平,一个仅止一分的日食,汝等就言例行救护,如此置圣上于何地?”袁炜冷笑了一声,将奏疏从那官员手中夺回来,扭头扫视众人,反唇相讥。 说完之后不再理会众人,将奏疏再次交到内侍手中,催促其送呈嘉靖帝御览。 内侍认识袁炜,知道袁炜写的东西往往能得嘉靖帝青睐,比如那篇“水玄龟初献瑞”的对联,圣上至今仍然爱不释手呢。所以在袁炜催促后,内侍便第一时间捧着奏疏,一路小跑着送呈嘉靖帝御览去了。 袁炜目视内侍离开后,找了一个座位坐下,再次扫了众人一眼,眼神有一种挑衅的意味,用眼神挑衅众人等着瞧,对他的奏疏颇为自信。 日食救护,这是惯例好不好!众人自然不甘示弱,也在大厅等着,等着看袁炜的笑话。 大约过了一盏茶后,内侍回来了,把众人翘首以待的消息带了回来。 “圣上看了袁大人的奏疏。”内侍回来说道。 “然后呢?”众值臣迫不及待的问道。 “圣上从头到尾看的很仔细,满意的点了点头呢……”内侍想了想,回道。 “哈?” 等着看袁炜笑话的众值臣听了内侍话,不由一阵讪讪,说不出多余的话来。 袁炜这家伙,又一次揣摩到圣意了…… 论揣摩圣意,不得不承认,袁炜这家伙是众人之中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呵呵……” 袁炜呵呵笑着,一脸胜利者模样扫视众人,又将众值臣给刺激的不要不要的。 揣摩到圣意了不起啊,还不马屁精一个,一点节操都没有,牛气什么啊。 众值臣不由酸溜溜的腹诽。 不过,有些还未上疏的值臣,悄悄的将写好的奏疏揉成一团,仿照袁炜的角度再次草拟了起来。 奏疏胜利者袁炜,起身如一只刚下了蛋的母鸡一样,骄傲的巡视了一圈失败者们,迈起脚步,准备离开大厅,回归他的值舍,好好品尝一下胜利的喜悦。 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时,身后传来了一阵喧闹。 “圣上笑了……” “圣上龙颜大悦……” “圣上进膳了……” 一位内侍从步入无逸殿,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闻声,袁炜迈开的脚步一下子顿住了,扭头,满脸狂喜,激动不已的看向刚进来的内侍,那眼神火热的,让内侍都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