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二章 朝审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二十二章 朝审

风吹枷锁满城香,簇簇争看员外郎 杨继盛挺着饱经摧残的身躯,带着沉重的枷锁,拖着镣铐,一边大步向前,一边大声吟诵《朝审途中口吟》,赴向一场注定不公平的朝审。 这一幕,将他的大义凛然、舍生取义表现的淋漓尽致。 围观群众的眼睛都不由得湿润了,杨继盛拖着枷锁镣铐无畏向前的身影,深深的印在了他们的脑海中,熠熠生辉。 “杨大人是冤枉的。” “杨大人乃是义士,凭什么给杨大人带枷锁镣铐?!怎么不把这枷锁镣铐逮到那老奸臣身上。” “老天不长眼啊” “好人没好报,祸害享大福没天理啊” “杨大人,我们支持你。” 围观群众群情激愤,叹息不已,嗟骂不已,因为人多现场又**,且法不责众,他们可以放心大胆的表达真情实意,而不用担心被人事后算账。 听到外面的动静,左副都御史鄢懋卿将一个刑部官员拉到近前,低声斥骂。 刑部官员唯唯诺诺,等鄢懋卿骂完后,躬着腰转身离开,招来几个官差,没好气的命令他们维持秩序,弹压外面的言论。 “肃静!朝审重地,不得喧哗!” 官差领命而去,对着外面围观的群众,严声斥责。 一开始还有点作用,群众们还是怕官差的,不过安静了没几分钟,有人带头后,秩序就又一次失控了,群众嗟叹、评论声比刚才那会还要大。 官差再斥责,也不起作用了。 “废物!” 刑部官员不由气的斥骂维持秩序的官差。 “杨继盛私下勾结二王,诈传亲王令旨,其行为等同谋大逆。枷锁枷的就是这种犯人!”鄢懋卿冲着外面的人群大声喝道,同时令官差大声复述。 “还未审判,罪就定了?!你们可真行!黑幕!黑幕!” “没审就定罪?!” “从这就开出来了,朝审就是个笑话!” 鄢懋卿解释的话传到围观群众耳中,不仅没起到压制舆论的作用,还适得其反,将群众的言论激的更厉害了。 “算了,堵不如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还是办正事,审好朝审要紧。这些草民,也就能逞下口舌而已,他们的话又能顶个屁用。” 坐在刑部衙署内的严世蕃看到这一幕,招来鄢懋卿,对他摇了摇头,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此刻严嵩、赵文华等人也都在衙署内坐着,在里面默默的注视着外面的朝审。 杨继盛走进刑部公衙后,朝审便拉开了帷幕。 本次朝审以刑部为主审,主审官为刑部尚书何鳌,另有刑部侍郎王学益、刑部郎中史朝宾坐在最中间的主审席上;两侧的次审席上分别坐着大理寺、都察院和锦衣卫的几位官员。再往下,就是朱平安等人所在的旁听席了。 杨继盛戴着枷锁镣铐,站在堂下。 “堂下何人?!” 刑部尚书何鳌拍了下惊堂木,明知故问。 “孤直罪臣杨继盛杨继盛!”杨继盛昂然回道。 “好!” 听到杨继盛的自称,外面围观的群众,不由爆发出一阵阵鼓掌叫好声。 刑部尚书何鳌不由皱起了眉头。 刑部侍郎王学益是铁杆的严党份子,此刻见杨继盛如此有恃无恐,眼中不由凶光四she,冷笑了一声,冲着杨继盛厉声喝道,“大胆犯臣杨继盛,到了公堂,何敢不跪?!汝要藐视公堂否?!” “威武” 在刑部侍郎王学益的暗示下,公衙两旁的差役顿时很配合的将手中的水火棍用力的敲击地面,大声威武,给堂中站着的杨继盛施加压力。 “王学益是世人皆知的严党分子,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为人以无下限没节ao著称。杨继盛对其,自然分外不耻,昂首扫了王学益一眼,不屑的啐了一口,“我杨继盛弹劾祸国殃民之奸臣,何罪之有?况且,我乃圣上钦点的二甲进士出身,你这个奸臣鹰犬有何资格要我下跪!” 王学益闻言,脸都气黑了,恼羞成怒的一拍桌子,伸手捏了一根签子,作势就要掷向杨继盛,“大胆犯臣杨继盛,被审不跪,辱骂审官,你这是藐视公堂,冥顽不灵,欺我公衙杀威棒不利乎?!来人,与我狠狠的打。” 尼玛,哪有这样审判的! 这是滥用公器! 这是朝审,不是乡下县衙! 朱平安见状,忍不住站了起来。 “子厚,冷静,我们只是旁听。”殷士儋及时拉住了朱平安,冲朱平安摇了摇头。 朱平安闻言,冷静了下来,殷士儋说的有理,自己只是旁听,无权在公堂发言,即便自己说破嗓子,也起不到一点作用,而且肯定还会被王学益这些人以扰**公堂的名义赶出朝审现场。 小不忍则**大谋! 于是,朱平安顺势干笑了一声,“呵呵,坐久了,屁股痛,我起来活动活动。” 说完,朱平安活动了一下,又坐了下来。 不过,好在王学益的签子被一旁的刑部郎中史朝宾伸手拦住了。 史朝宾伸手按住王学益手中的签子,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说道,“王大人,杨继盛他有功名在身,确实可以不跪的。至于,辱骂审官,念在他是首犯,jing告一番就是了。若是再犯的话,再打也不迟。” 王学益一脸不耐,不过想到上来就打,确实有些吃相难看,也就给了史朝宾一个面子。 “杨继盛,我来问你,汝上疏诬陷诽谤严嵩严大人,是受何人指使?” 刑部尚书何鳌在朝审前已经受严嵩指示过了,所以这会便按严嵩指示问道。 “第一,我上疏弹劾奸贼严嵩,并非诬陷诽谤,严贼所犯‘五奸十大罪’,桩桩属实,证据确凿,只要一查便可以查清;第二,我弹劾严贼,乃为民请命,为我大明铲奸除佞,此出自我一腔热血,何须受人指使!!!” 杨继盛冷笑一声,慷慨陈词道。 “没有受人指使?好,那我再问你,你奏疏中缘何言‘或问二王’?为何要牵涉到二位亲王殿下?”何鳌对杨继盛的回答早有准备,接着又问了一个问题。 听到何鳌的这个问题,杨继盛不由想到了昨日早晨朱平安的提醒。 “我为何言‘或问二王’?”杨继盛仰天大笑了起来,目光一一扫过主审席、次审席众人,“何尚书何不问问自己呢?!今日朝审,在座的各位大人,有多少是严贼的同党,就不用我一一指出来了吧?!你们能秉公审案吗?!哼,就像在座的诸位一样,现在朝臣大多都是严贼的死党,只有二位亲王殿下年幼且不惧严嵩,敢在圣上面前说真话,我言‘或问二王’,便是希望圣上能从裕王和景王二位亲王殿下那里了解事实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