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三章 定计 - 寒门崛起

第一千一十三章 定计

“子厚言之有理。” 高拱闻言,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激动不已的离席而起,在书房内来回走动,“照现在情形看来,仲芳是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了,那严嵩父子想要做手脚将祸水引向裕王殿下,必然绕不开陆炳陆大人。” 说到这,高拱脑袋不由咯噔一响,猛地抬头将目光灼灼的转向徐阶,殷切又着急的说道:“徐兄,我们要抢在严嵩父子前面争取到陆大人才行啊。” 徐阶还没来得及开口,这边高拱自己又摇头否定了,“不妥,不妥” “肃卿兄,如何不妥?”朱平安问道。 “子厚,徐兄,陆炳和严嵩父子关系莫逆,他们是绑在一起的,我们怎么能争的过严嵩父子呢。严嵩和陆炳是亲家,去年严嵩才替严世蕃的次子,他的孙子严绍庭,向陆炳的千金求结了娃娃亲。另外,说句不客气的话,因为当初夏言夏阁老的案子,两者就被牢牢的绑在一起了”高拱叹息道。 朱平安闻言,微微笑着摇了摇头。 “哦?子厚怎么说?”高拱见状,眼睛又亮了。 “敢问肃卿兄,陆炳是与严嵩父子关系好呢,还是与圣上关系好呢?”朱平安微微笑了笑,轻声问道。 “当然是圣上了。若论对圣上忠心耿耿,无人能出陆大人其右者。”高拱脱口而出,然后一道灵感划过脑海,掀起了脑海的一阵波澜。 确实,陆炳自幼就与嘉靖帝是玩伴,陆炳的母亲是嘉靖帝的乳母,两人是吃同一款奶长大的,这关系比严嵩亲多了。另外,嘉靖十八年嘉靖帝南巡之时行宫起火,所有的大臣侍卫太监都跑了,只有陆炳冒着生命危险冲到火海中背出了嘉靖帝。所以说,论关系,严嵩又怎么能和嘉靖帝相比呢。 “正是如此。所以我才觉得我们有很大的希望可以争取到陆大人。到时候,只要向陆大人晓以利害,让陆大人清楚,这次弹劾若是涉及到裕王景王,那事情就大了,会危害到江山社稷,而且若是陆大人插手的话,那就牵扯到圣上与皇子的事情纠纷中去了。想来以陆大人对圣上的忠心,以陆大人的才智,一定会三思而后行的。”朱平安缓缓说道。 “有道理。”高拱闻言,不由激动以拳敲了一下手心,连连点了点头。朱平安说的对啊,论和陆炳的关系,我们比不过严嵩,但是严嵩比不过圣上啊。只要从圣上的角度出来,向陆炳晓以利害,这次还是很有希望的。 接着,高拱抬头看向徐阶。 徐阶点了点头,对高拱的眼神心领神会,起身说道,“事不宜迟,那我此刻就登门拜访陆炳,向他晓以利害。估计,严世蕃也快要动身了。” “有劳徐兄了。” 高拱一脸感激,长揖到底。 “辛苦老师了。”朱平安保持队型,随着高拱一起,同样向座师徐阶长揖到底。 “肃卿,子厚,你们快快请起。哎此去拜访陆炳,还望陆炳能看在我的面上,到时候对仲芳照拂一二仲芳,哎我这当老师的惭愧啊” 徐阶将高拱和朱平安扶了起来,想到了杨继盛,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虽然他心里也清楚,这次即便他打招呼,估计陆炳也罩不住杨继盛,但还是想要尝试一下。 说完之后,徐阶便起身出门去拜访陆炳,朱平安和高拱随着徐阶一同出门。徐阶出门了,两人自然也就不好再留在徐府了,而且,两人还要回裕王府复命,将这次拜访徐阶的情况汇报给裕王呢。 走在出门的路上,朱平安想了想,又以请教的口吻对徐阶说道,“老师,此去拜访完陆大人之后,是不是再去拜访一下严阁老会更好一些。” “拜访严嵩?”高拱一脸不解。 高拱心想刚刚他们在书房都分析过了,去劝说严嵩没用啊。嘉靖帝不相信儿子,人家严嵩可是很相信他儿子严世蕃的。严世蕃想要去拉裕王下水,我们外人去劝严嵩不要拉裕王下水,你说严嵩听谁的?!肯定是听人家儿子严世蕃的啊。既然劝说严嵩没用,那干嘛还要再去拜访严嵩啊,不是去做无用功嘛。 “哦,子厚,你有什么想法?”徐阶边走边问道。 “老师,肃卿兄,我是这么想的。严阁老已逾七十,垂垂老矣,人年纪越大,思想就会越保守,心理上越愿意求稳,不愿意冒险,尤其是大险;严阁老不像严世蕃,年轻气盛,雄心勃勃,敢于冒险,富贵险中求。”朱平安轻声解释道。 徐阶心中一动,“子厚,你是说?” “我在想,是不是可以以严嵩保守求稳、不愿意冒险的心理为契机,打消严阁老拉裕王殿下下水的念头呢。”朱平安轻声回道,“圣上只有裕王、景王两个皇子,如果严阁老父子真的将裕王殿下拉下水的话,那么圣上有没有可能,念及骨肉亲情及江山社稷,到最后只是问罪于左右朝臣,而非问罪于裕王殿下呢?” 围绕严嵩保守求稳不敢冒险的心理,朱平安提出这个这个设想,其实也是提了一个劝说严嵩的思路,即:皇上只有两个儿子,难道还会为了杨继盛弹劾的事情真的问罪于皇子吗?这个事情搞到最后,很可能,圣上问罪的只是左右朝臣,而非裕王。那么,严嵩你有必要必因这个事公开同裕王结仇吗?还白白得罪了一大帮朝臣。你有必要冒这个险吗? 接着,朱平安又举了两个例子映证他的设想,“春秋时期,商鞅变法,太子嬴驷一度触犯了禁条,按照商君法令,太子嬴驷论罪当除以墨刑。最后结果呢,秦孝公虽口说实行法治就要先从太子开始,但最后不还是以太子不能受墨刑为由,最后墨刑处罚了他的师傅了事嘛。还有,曹操的割发代首都是典型的例子。” “所以说,即便严阁老父子抓住‘或问二王’不放,一味追究下去,他们也讨不了什么好处,因为到最后也很可能只是问罪左右朝臣的结果,反之,他们还会因此无端正面树敌二王,得罪一位未来的皇上。如此,得不偿失。”朱平安总结道。 高拱听后不由点了点头,“嗯,从这个角度劝说那位老人的话,有戏” 徐阶同样点了点头,看了朱平安一眼,赞许道,“还是年轻人脑袋转的快,子厚这一点提的很好。不过,今天不行,现在严阁老正在气头上。现在提的话,效果不理想,还有可能会火上浇油。等过了今晚,等严阁老睡一觉气头过了,再劝为好。” 朱平安闻言,不由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理,“老师所言甚是,平安没想到这一点。” 徐阶微微笑了笑,“子厚,你已经很好了。”